少章

草稿,请勿转载。由于Lof开始要求实名,这个账号以后将不再更新,也无法回复评论和私信,大嘎AO3见。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shaozhang/pseuds/少章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年表、世系

*以前做的图,方便码字用的,放上来,小图可能看不清,可以下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EagBb4CSjKxq5PEQenqGEQ 密码:27oc


吴楚越年表

BC601  楚庄王十三年  鲁宣公八年

楚为众舒叛,故伐舒蓼,灭之。楚子疆之,及滑汭。盟吴、越而还。

 

BC591  楚庄王二十三年  鲁宣公十八年

楚庄王欲纳夏姬,申公巫臣曰“不可。”

 

BC584  吴王寿梦二年  楚共王七年  鲁成公七年

子重、子反杀巫臣之族。巫臣奔晋,使于吴。

吴始伐楚,伐巢,伐徐。马陵之会,吴入州来。

 

BC576  吴王寿梦十年  楚共王十五年  晋厉公五年  鲁成公十五年

晋三郤害伯宗,谮而杀之,及栾弗忌。伯州犁奔楚。

 

BC575  吴王寿梦十一年  楚共王十六年  晋厉公六年  鲁成公十六年

六月,晋、楚遇于鄢陵。楚子登巢车以望晋军,子重使大宰伯州犁侍于王后。王曰:“骋而左右,何也?”曰:“召军吏也。”“皆聚于军中矣!”曰:“合谋也。”“张幕矣。”曰:“虔卜于先君也。”“彻幕矣!”曰:“将发命也。”“甚嚣,且尘上矣!”曰:“将塞井夷灶而为行也。”“皆乘矣,左右执兵而下矣!”曰:“听誓也。”“战乎?”曰:“未可知也。”“乘而左右皆下矣!”曰:“战祷也。”伯州犁以公卒告王。

 

BC574  吴王寿梦十二年  楚共王十七年  晋厉公七年  鲁成公十七年

舒庸人以楚师之败也,道吴人围巢,伐驾,围厘、虺,遂恃吴而不设备。

楚公子櫜师袭舒庸,灭之。

 

BC570  吴王寿梦十六年  楚共王二十一年 鲁襄公三年

春,楚子重伐吴,为简之师。克鸠兹,至于衡山(霍山)。

使邓廖帅组甲三百、被练三千,以侵吴。

吴人要而击之,获邓廖。

子重归,既饮至三日,吴人伐楚,取驾。

 

BC560  吴王诸樊元年  楚共王三十一年  鲁襄公十三年

秋,楚共王卒。

吴侵楚,养由基奔命,子庚以师继之。

养叔曰:‘吴乘我丧,谓我不能师也,必易我而不戒。子为三覆以待我,我请诱之。’子庚从之。战于庸浦,大败吴师,获公子党。

 

BC557  吴王诸樊四年  楚康王三年  晋平公元年  鲁襄公十六年

湨梁会盟。

夏六月,晋次于(郑)棫林。庚寅,伐许,次于函氏。

晋伐楚。楚公子格帅师,及晋师战于湛阪。楚师败绩。

晋师遂侵方城之外,复伐许而还。

 

BC555  吴王诸樊六年  楚康王五年  晋平公三年  鲁襄公十八年

晋伐齐,焚其四郭,驱车至于东海。

 

BC552  吴王诸樊九年  楚康王八年  晋平公六年  鲁襄公二十一年

晋栾盈奔楚,后又奔齐。

 

BC548  吴王诸樊十三年  楚康王十二年  晋平公十年  齐庄公六年  鲁襄公二十五年

楚薳子冯卒,屈建为令尹。屈荡为莫敖。

舒鸠人卒叛楚。令尹子木伐之,及离城。

吴人救之,子木遽以右师先,子强、息桓、子捷、子骈、子盂帅左师以退。

吴人居其间七日。五人以其私卒先击吴师。

吴师奔,登山以望,见楚师不继,复逐之,傅诸其军。

简师会之,吴师大败。遂围舒鸠,舒鸠溃。

八月,楚灭舒鸠。

十二月,吴子诸樊伐楚,以报舟师之役。门于巢。

 

BC547  吴王余祭元年  楚康王十三年  晋平公十一年  齐景公元年  鲁襄公二十六年

楚子、秦人侵吴,及雩娄,闻吴有备而还。遂侵郑,五月,至于城麇。郑皇颉戍之,出,与楚师战,败。穿封戌囚皇颉,公子围与之争之。正于伯州犁,伯州犁曰:“请问于囚。”乃立囚。伯州犁曰:“所争,君子也,其何不知?”上其手,曰:“夫子为王子围,寡君之贵介弟也。”下其手,曰:“此子为穿封戌,方城外之县尹也。谁获子?”囚曰:“颉遇王子,弱焉。”戌怒,抽戈逐王子围,弗及。楚人以皇颉归。

初,楚伍参与蔡太师子朝友,其子伍举与声子相善也。伍举娶于王子牟,王子牟为申公而亡,楚人曰:“伍举实送之。”伍举奔郑,将遂奔晋。声子将如晋,遇之于郑郊,班荆相与食,而言复故。声子曰:“子行也!吾必复子。”

 

BC546  吴王余祭二年  楚康王十四年  晋平公十二年  齐景公二年  鲁襄公二十七年

宋向戌欲弭诸侯之兵。楚令尹子木会赵文子武,盟于宋。

 

BC544  吴王余祭四年  楚郏敖元年  晋平公十四年  鲁襄公二十九年

楚灵王为令尹,令尹会赵文子,盟于虢。

 

BC541  吴王夷昧三年  楚郏敖四年  鲁昭公元年

元年春,楚公子围聘于郑,且娶于公孙段氏,伍举为介。将入馆,郑人恶之,使行人子羽与之言,乃馆于外。既聘,将以众逆。子产患之,使子羽辞,曰:“以敝邑褊小,不足以容从者,请墠听命!”令尹命大宰伯州犁对曰:“君辱贶寡大夫围,谓围将使丰氏抚有而室。围布几筵,告于庄、共之庙而来。若野赐之,是委君贶于草莽也!是寡大夫不得列于诸卿也!不宁唯是,又使围蒙其先君,将不得为寡君老,其蔑以复矣。唯大夫图之!”子羽曰:“小国无罪,恃实其罪。将恃大国之安靖己,而无乃包藏祸心以图之。小国失恃而惩诸侯,使莫不憾者,距违君命,而有所壅塞不行是惧!不然,敝邑,馆人之属也,其敢爱丰氏之祧?”伍举知其有备也,请垂橐而入。许之。

三月甲辰,盟。楚公子围设服离卫。叔孙穆子曰:“楚公子美矣,君哉!”郑子皮曰:“二执戈者前矣!”蔡子家曰:“蒲宫有前,不亦可乎?”楚伯州犁曰:“此行也,辞而假之寡君。”郑行人挥曰:“假不反矣!”伯州犁曰:“子姑忧子皙之欲背诞也。”子羽曰:“当璧犹在,假而不反,子其无忧乎?”齐国子曰:“吾代二子愍矣!”陈公子招曰:“不忧何成,二子乐矣。”卫齐子曰:“苟或知之,虽忧何害?”宋合左师曰:“大国令,小国共。吾知共而已。”晋乐王鲋曰:“《小旻》之卒章善矣,吾从之。”

楚公子围使公子黑肱、伯州犁城雠、栎、郏,郑人惧。子产曰:“不害。令尹将行大事,而先除二子也。祸不及郑,何患焉?”

冬,楚公子围将聘于郑,伍举为介。未出竟,闻王有疾而还。伍举遂聘。十一月己酉,公子围至,入问王疾,缢而弑之。遂杀其二子幕及平夏。右尹子干出奔晋。宫厩尹子皙出奔郑。杀大宰伯州犁于郏。葬王于郏,谓之郏敖。使赴于郑,伍举问应为后之辞焉。对曰:“寡大夫围。”伍举更之曰:“共王之子围为长。”

 

BC538  吴王夷昧六年  楚灵王三年  鲁昭公四年

夏,楚子、蔡侯、陈侯、郑伯、许男、徐子、滕子、顿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会于申。楚子执徐子。

秋七月,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吴,执齐庆封,杀之。遂灭赖。迁赖于鄢。

楚欲迁许于赖,使斗韦龟与公子弃疾城之。

冬,吴伐楚,入棘、栎、麻,以报朱方之役。

楚沈尹射奔命于夏汭,咸尹宜咎城钟离,薳启强城巢,然丹城州来。

东国水,不可以城。彭生罢赖之师。

 

BC537  吴王夷昧七年  楚灵王四年  鲁昭公五年

冬,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沈子、徐人、越人伐吴。

冬十月,楚子以诸侯及东夷伐吴,以报棘、栎、麻之役。

薳射以繁扬之师,会于夏汭。

越大夫常寿过帅师会楚子于琐。

闻吴师出,薳启强帅师从之,遽不设备,吴人败诸鹊岸。

楚子以驲至于罗汭。吴子使其弟蹶由犒师,楚人执之,将以衅鼓。

楚师济于罗汭,沈尹赤会楚子,次于莱山。

薳射帅繁扬之师,先入南[氵眔],楚师从之。及汝清,吴不可入。

楚子遂观兵于坻箕之山。是行也,吴早设备,楚无功而还,以蹶由归。

楚子惧吴,使沈尹射待命于巢。薳启强待命于雩娄。

 

BC536  吴王夷昧八年  楚灵王五年  鲁昭公六年

徐仪楚聘于楚。楚子执之,逃归。惧其叛也,九月,使薳泄伐徐。

吴人救之。

令尹子荡帅师伐吴,师于豫章,而次于乾溪。

吴人败其师于房钟,获宫厩尹弃疾。子荡归罪于薳泄而杀之。

 

BC535  吴王夷昧九年  楚灵王六年  鲁昭公七年

楚子成章华之台,愿与诸侯落之。

 

BC534  吴王夷昧十年  楚灵王七年  鲁昭公八年

楚灭陈。

 

BC533  吴王夷昧十一年  楚灵王八年  晋平公二十五年  鲁昭公九年

楚公子弃疾迁许于夷,实城父(原陈国苦县),取州来淮北之田以益之。

伍举授许男田。然丹迁城父人于陈,以夷濮西田益之。迁方城外人于许。

 

BC531  吴王夷昧十三年  楚灵王十年  晋昭公元年 鲁昭公十一年

楚灭蔡,杀蔡灵侯。

 

BC530  吴王夷昧十四年  楚灵王十一年  晋昭公二年  鲁昭公十二年

楚子狩于州来,次于颖尾,使荡侯、潘子、司马督、嚣尹午、陵尹喜帅师围徐以惧吴。楚子次于乾溪,以为之援。

 

BC529  吴王夷昧十五年  楚灵王十二年  晋昭公三年  鲁昭公十三年

蔡朝吴欲复蔡,以蔡公(楚平王)之命召子干、子皙,及郊,而告之情,强与之盟,入袭蔡。蔡公将食,见之而逃。观从使子干食,坎,用牲,加书,而速行。己徇于蔡曰:“蔡公召二子,将纳之,与之盟而遣之矣,将师而从之。”

朝吴曰:“二三子若能死亡,则如违之,以待所济。若求安定,则如与之,以济所欲。且违上,何适而可?”众曰:“与之。”乃奉蔡公,召二子而盟于邓,依陈、蔡人以国。

夏五月癸亥,(楚灵王)王缢于芋尹申亥氏。

公子比为王,公子黑肱为令尹,次于鱼陂。公子弃疾为司马。

国每夜骇曰:“王入矣!”乙卯夜,弃疾使周走而呼曰:“王至矣!”国人大惊。使蔓成然走告子干、子皙曰:“王至矣!国人杀君司马,将来矣!君若早自图也,可以无辱。众怒如水火焉,不可为谋。”又有呼而走至者曰:“众至矣!”二子皆自杀。

丙辰,弃疾即位,名曰熊居。葬子干于訾,实訾敖。杀囚,衣之王服而流诸汉,乃取而葬之,以靖国人。使子旗为令尹。

平王封陈、蔡,复迁邑,致群赂,施舍宽民,宥罪举职。

冬,吴灭州来。

楚令尹子期请伐吴,(楚平)王弗许,曰:“吾未抚民人,未事鬼神,未修守备,未定国家,而用民力,败不可悔。州来在吴,犹在楚也。子姑待之。”

楚师还自徐,吴人败诸豫章,获其五帅。

 

BC525  吴王僚二年  楚平王四年  晋顷公元年  鲁昭公十七年

吴楚长岸之争。

 

BC522  吴王僚五年  楚平王七年  晋顷公四年  鲁昭公二十年

楚太子建奔宋,伍员如吴。

 

BC521  吴王僚六年  楚平王八年  晋顷公五年  鲁昭公二十一年

宋华亥、向宁、华定自陈入于宋南里以叛。

冬十月,华登以吴师救华氏。齐乌枝鸣戍宋。丙寅,齐师、宋师败吴师于鸿口,获其二帅公子苦雂、偃州员。华登帅其馀以败宋师。

十一月癸未,公子城以晋师至。曹翰胡会晋荀吴、齐苑何忌、卫公子朝救宋。大败华氏,围诸南里。

华亥搏膺而呼,见华貙,曰:“吾为栾氏矣。”貙曰:“子无我迋。不幸而后亡。”使华登如楚乞师。

蔡侯朱出奔楚。

 

BC520 吴王僚七年  楚平王九年  鲁昭公二十二年

宋华亥、向宁、华定自宋南里出奔楚。

 

BC519  吴王僚八年  楚平王十年  鲁昭公二十三年

吴人伐州来,楚薳越帅师及诸侯之师奔命救州来。

吴人御诸钟离。子瑕卒,楚师熸。

吴公子光曰:“诸侯从于楚者众,而皆小国也。畏楚而不获己,是以来。吾闻之曰:作事威克其爱,虽小必济。胡、沈之君幼而狂,陈大夫啮壮而顽,顿与许、蔡疾楚政。楚令尹死,其师熸。帅贱、多宠,政令不壹。而七国同役不同心,帅贱而不能整,无大威命,楚可败也,若分师先以犯胡、沈与陈,必先奔。三国败,诸侯之师乃摇心矣。诸侯乖乱,楚必大奔。请先者去备薄威,后者敦陈整旅。”

戊辰晦,战于鸡父。

吴子以罪人三千,先犯胡、沈与陈,三国争之。

吴为三军以击于后,中军从王,光帅右,掩余帅左。

吴之罪人或奔或止,三国乱。吴师击之,三国败,获胡、沈之君及陈大夫。

舍胡、沈之囚,使奔许与蔡、顿,曰:“吾君死矣!”师噪而从之,三国奔,楚师大奔。

吴迎故楚太子建母于居巢。

晋人城成周。

 

BC518  吴王僚九年  楚平王十一年  鲁昭公二十四年

楚为舟师以略吴疆,吴踵楚,拔钟离、居巢。

 

BC516  吴王僚十一年  楚平王十三年  鲁昭公二十六年

冬,楚平王薨。

 

BC515  吴王僚十二年  楚昭王元年  鲁昭公二十七年

吴王僚因丧伐楚。季子聘于晋。

楚左尹郤宛师于潜,吴师不能退。

夏四月,公子光弑君自立。

楚杀郤宛。

僚所遣二公子将兵伐楚者,道绝不得归,降楚,封于舒。

 

BC514  阖闾元年  楚昭王二年  晋顷公十二年  鲁昭公二十八年

阖闾举伍子胥为行人。

 

BC513  阖闾二年  楚昭王三年  晋顷公十三年  鲁昭公二十九年

晋铸刑鼎。

 

BC512  阖闾三年  楚昭王四年  晋顷公十四年  鲁昭公三十年

十二月,吴伐徐。

“伐楚如何?三军疲楚。”

吴伐楚,拔舒,杀吴亡將二公子。

 

BC511  阖闾四年  楚昭王五年  晋定公元年  鲁昭公三十一年

吴伐楚,取六与潜。

楚救弦及豫章。

 

BC510  阖闾五年  楚昭王六年  晋定公二年  鲁昭公三十二年

夏,吴伐越,败之。

 

BC508  阖闾七年  楚昭王八年  晋定公四年  鲁定公二年

桐叛楚。吴使舒鸠氏诱楚人,曰:“以师临我,我伐桐,为我使之无忌。”

吴军楚师于豫章,败之。遂围巢,克之,获楚公子繁。

 

BC506  阖闾九年  楚昭王十年  晋定公六年  鲁定公四年

春(晋历定公五年冬),晋与吴会为一,以伐楚,[外門内戈](音悬)方城。

三月,晋会诸侯于召陵,谋伐楚也。晋荀寅求货于蔡侯,弗得。言于范献子曰:“国家方危,诸侯方贰,将以袭敌,不亦难乎!水潦方降,疾疟方起,中山不服,弃盟取怨,无损于楚,而失中山,不如辞蔡侯。吾自方城以来,楚未可以得志,只取勤焉。”乃辞蔡侯。

沈人不会于召陵,晋人使蔡伐之。夏,蔡灭沈。秋,楚为沈故,围蔡。

晋人罗城汝阳。

六月,晋居许公佗(许男斯)于容城。

陈、蔡、胡反楚,与吴人伐楚。

冬,蔡侯、吴子、唐侯伐楚。舍舟于淮,入自豫章,与楚夹汉。

十一月庚午,二师陈于柏举。阖庐之弟夫概王以其属五千,先击子常之卒。子常之卒奔,楚师乱,吴师大败之,子常奔郑。吴从楚师,及清发,将击之,夫概王曰:“困兽犹斗,况人乎?若知不免,而致死,必败我。若使先济者知免,后者慕之,蔑有斗心矣。半济而后可击也。”从之,又败之。又败之。楚人为食,吴人及之,奔。食而从之,败诸雍澨,五战及郢。

胡子尽俘楚邑之近胡者。

吴之入楚也,使召陈怀公。不从。

 

BC505  阖闾十年  楚昭王十一年  晋定公七年  鲁定公五年

春,越闻吴王之在郢,国空,乃伐吴。

申包胥以秦师至,秦子蒲、子虎帅车五百乘以救楚。子蒲曰:“吾未知吴道。”使楚人先与吴人战,而自稷会之,大败夫概王于沂(析/稷)。

秦异公命子蒲、子虎率师救楚,与楚师会伐唐,县之。

九月,夫概自立,败奔楚。

吴师败楚师于雍澨,秦师又败吴师。吴师居麇,子期将焚之,子西曰:“父兄亲暴骨焉,不能收,又焚之,不可。”子期曰:“国亡矣!死者若有知也,可以歆旧祀,岂惮焚之?”焚之,而又战,吴师败。又战于公壻之溪,吴师大败,吴子乃归。

楚王使由于城麇。

 

BC504  阖闾十一年  楚昭王十二年  晋定公八年  鲁定公六年

四月己丑,吴大子终累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七人。

楚国大惕,惧亡。子期又以陵师败于繁扬。令尹子西喜曰:“乃今可为矣。”于是乎迁郢于鄀,而改纪其政,以定楚国。

 

BC503  阖闾十  楚昭王十  晋定公九年  鲁定公七年

诸侯同盟于咸泉以反晋。

 

BC497  阖闾十  楚昭王十九  晋定公十五年  鲁定公十三年

晋人且有范氏与中行氏之祸,七岁不解甲。(鲁定公十三年~哀公四年)

 

BC496  阖闾十九年  楚昭王二十年  勾践元年  晋定公十六年  鲁定公十四年

顿子牂欲事晋,背楚而绝陈好。二月辛巳,楚公子结、陈公孙佗人帅师灭顿。

夏,吴越檇李之战,阖闾薨。

 

BC495  夫差元年  楚昭王二十一年  勾践二年  晋定公十七年  鲁定公十五年

二月辛丑,楚灭胡,以胡子豹归。

(阖闾九年)吴之入楚也,胡子尽俘楚邑之近胡者。楚既定,胡子豹又不事楚,曰:“存亡有命,事楚何为?多取费焉。”

 

BC494  夫差二年  楚昭王二十二年  勾践三年  晋定公十八年  鲁哀公元年

春,楚子、陈侯、随侯、许男围蔡,报柏举也。蔡于是乎请迁于吴。 

吴灭越。

(阖闾九年)吴之入楚也,使召陈怀公。怀公朝国人而问焉,曰:“欲与楚者右,欲与吴者左。陈人从田,无田从党。”逢滑当公而进,曰:“臣闻国之兴也以福,其亡也以祸。今吴未有福,楚未有祸。楚未可弃,吴未可从。而晋,盟主也,若以晋辞吴,若何?”

秋八月,吴侵陈,修旧怨也。

吴师在陈,楚大夫皆惧,曰:“阖庐惟能用其民,以败我于柏举。今闻其嗣又甚焉,将若之何?”子西曰:“二三子恤不相睦,无患吴矣。昔阖庐食不二味,居不重席,室不崇坛,器不彤镂,宫室不观,舟车不饰,衣服财用,择不取费。在国,天有灾疠,亲巡孤寡,而共其乏困。在军,熟食者分,而后敢食。其所尝者,卒乘与焉。勤恤其民而与之劳逸,是以民不罢劳,死知不旷。吾先大夫子常易之,所以败我也。今闻夫差次有台榭陂池焉,宿有妃嫱嫔御焉。一日之行,所欲必成,玩好必从。珍异是聚,观乐是务,视民如仇,而用之日新。夫先自败也已。安能败我?”

 

BC493  夫差  楚昭王二十  晋定公十九年  鲁哀公

吴泄庸如蔡纳聘,而稍纳师。师毕入,众知之。蔡侯告大夫,杀公子驷以说,哭而迁墓。十有一月,蔡迁于州来。

 

BC491  夫差五年  楚昭王二十五年  晋定公二十一年  鲁哀公四年

楚侵伊洛以复方城之师。

夏,楚人既克夷虎,乃谋北方。

左司马眅、申公寿余、叶公诸梁致蔡于负函,致方城之外于缯关,曰:‘吴将泝江入郢,将奔命焉。’为一昔之期,袭梁及霍。

单浮余围蛮氏,蛮氏溃。

蛮子赤奔晋阴地。司马起丰、析与狄戎,以临上雒。左师军于菟和,右师军于仓野,使谓阴地之命大夫士蔑曰:“晋、楚有盟,好恶同之。若将不废,寡君之愿也。不然,将通于少习以听命。”士蔑请诸赵孟。赵孟曰:“晋国未宁,安能恶于楚,必速与之。”士蔑乃致九州之戎。将裂田以与蛮子而城之,且将为之卜。蛮子听卜,遂执之,与其五大夫,以畀楚师于三户。司马致邑,立宗焉,以诱其遗民,而尽俘以归。

春,蔡昭侯将如吴,诸大夫恐其又迁也,承,公孙翩逐而射之,入于家人而卒。以两矢门之。众莫敢进。文之锴后至,曰:“如墙而进,多而杀二人。”锴执弓而先,翩射之,中肘。锴遂杀之。故逐公孙辰,而杀公孙姓、公孙盱。

 

BC490  夫差六年  楚昭王二十三年  勾践七年  齐景公五十八年  鲁哀公五年

勾践返国。

齐景公薨。

 

BC489  夫差七年  楚昭王二十七年  勾践八年  齐安孺子荼元年  鲁哀公六年

春,吴伐陈,复修旧怨也。楚子曰:“吾先君与陈有盟,不可以不救。”乃救陈,师于城父。”

夏六月戊辰,齐陈乞、鲍牧及诸大夫,以甲入于公宫。国夏奔莒,遂及高张、晏圉、弦施来奔。

秋七月,楚子在城父,将救陈。卜战,不吉;卜退,不吉。王曰:“然则死也!再败楚师,不如死。弃盟逃仇,亦不如死。死一也,其死仇乎!”命公子申为王,不可;则命公子结,亦不可;则命公子启,五辞而后许。将战,王有疾。庚寅,昭王攻大冥,卒于城父。子闾退,曰:“君王舍其子而让,群臣敢忘君乎?从君之命,顺也。立君之子,亦顺也。二顺不可失也。”与子西、子期谋,潜师闭涂,逆越女之子章,立之而后还。

是岁也,有云如众赤鸟,夹日以飞,三日。楚子使问诸周大史。周大史曰:“其当王身乎!若禜之,可移于令尹、司马。”王曰:“除腹心之疾,而置诸股肱,何益?不谷不有大过,天其夭诸?有罪受罚,又焉移之?”遂弗禜。

初,昭王有疾。卜曰:“河为祟。”王弗祭。大夫请祭诸郊,王曰:“三代命祀,祭不越望。江、汉、雎、章,楚之望也。祸福之至,不是过也。不谷虽不德,河非所获罪也。”遂弗祭。

 

BC488  夫差  楚惠王元  勾践九年  齐悼公元年  鲁哀公七年

夏,公会吴于鄫。吴来征百牢。

大宰嚭召季康子,康子使子贡辞。

季康子欲伐邾,乃飨大夫以谋之。不乐而出。

秋,鲁伐邾,及范门,犹闻钟声。大夫谏,不听,茅成子请告于吴,不许。

成子以茅叛,师遂入邾,处其公宫,众师昼掠,邾众保于绎。

邾茅夷鸿以束帛乘韦,自请救于吴,吴子从之。

 

BC487  夫差九年  楚惠王二年  勾践十年  齐悼公二年  鲁哀公八年

楚公子子西召故平王太子建之子胜于吴,以为巢大夫,号曰白公。

吴为邾故,将伐鲁,问于叔孙辄、公山不狃。

三月,吴伐鲁。

微虎欲宵攻王舍,私属徒七百人,三踊于幕庭,卒三百人,有若与焉。吴子闻之,一夕三迁。吴人行成,将盟。

景伯曰:“请少待之。”弗从。景伯负载,造于莱门,乃请释子服何于吴,吴人许之。以王子姑曹当之,而后止。吴人盟而还。 

齐悼公之来也,季康子以其妹妻之,即位而逆之。季鲂侯通焉,女言其情,弗敢与也。齐侯怒,夏五月,齐鲍牧帅师伐我,取讙及阐。

齐侯使如吴请师,将以伐鲁,鲁乃归邾子。

邾子又无道,吴子使大宰子余讨之,囚诸楼台,栫之以棘。使诸大夫奉大子革以为政。 

秋,及齐平。九月,臧宾如如齐莅盟,齐闾丘明来莅盟,且逆季姬以归,嬖。

鲍牧又谓群公子曰:“使女有马千乘乎?”公子愬之。公谓鲍子:“或谮子,子姑居于潞以察之。若有之,则分室以行。若无之,则反子之所。”出门,使以三分之一行。半道,使以二乘。及潞,麇之以入,遂杀之。

冬十二月,齐人归讙及阐,季姬嬖故也。 

 

BC486  夫差  楚惠王  勾践十一年  齐悼公三年  鲁哀公

九年春,齐侯使公孟绰辞师于吴。吴子曰:“昔岁寡人闻命。今又革之,不知所从,将进受命于君。”

夏,楚人伐陈,陈即吴故也。 

宋公伐郑。 

秋,吴城邗,沟通江、淮。 

冬,吴子使来(鲁)儆师伐齐。

 

BC485  夫差十一  楚惠王  勾践十二年  齐悼公四年  卫出公八年  宋景公三十二年  哀公

十年春王二月,邾子益奔鲁。

鲁公会吴子、邾子、郯子伐齐南鄙,师于鄎。

三月戊戌,齐人弑悼公,赴于师。吴子三日哭于军门之外。徐承帅舟师,将自海入齐,齐人败之,吴师乃还。

夏,宋人伐郑。晋赵鞅帅师侵齐。

五月,鲁公至自伐齐。葬齐悼公。

卫公孟彄自齐归于卫。薛伯夷卒。秋,葬薛惠公。

秋,吴子使来(鲁)复儆师伐齐

冬,楚公子结帅师伐陈。吴延州来季子救陈,谓子期曰:“二君不务德,而力争诸侯,民何罪焉?我请退,以为子名,务德而安民。”乃还。 

 

BC484  夫差十二年  楚惠王五年  勾践十三年  齐简公元年  鲁哀公十一年

春,齐国书帅师伐鲁。

鲁公会吴伐齐。五月,克博,壬申,至于羸。中军从王,胥门巢将上军,王子姑曹将下军,展如将右军。齐国书将中军,高无丕将上军,宗楼将下军。陈僖子谓其弟书:“尔死,我必得志。”宗子阳与闾丘明相厉也。桑掩胥御国子,公孙夏曰:“二子必死。”将战,公孙夏命其徒歌《虞殡》。陈子行命其徒具含玉。公孙挥命其徒曰:“人寻约,吴发短。”东郭书曰:“三战必死,于此三矣。”使问弦多以琴,曰:“吾不复见子矣。”陈书曰:“此行也,吾闻鼓而已,不闻金矣。”

甲戌,战于艾陵,展如败高子,国子败胥门巢。王卒助之,大败齐师。获国书、公孙夏、闾丘明、陈书、东郭书,革车八百乘,甲首三千,以献于公。将战,吴子呼叔孙,曰:“而事何也?”对曰:“从司马。”王赐之甲、剑、铍,曰:“奉尔君事,敬无废命。”叔孙未能对,卫赐进,曰:“州仇奉甲从君。”而拜。公使大史固归国子之元,置之新箧,褽之以玄纁,加组带焉。置书于其上,曰:“天若不识不衷,何以使下国?”

 

吴将伐齐,越子率其众以朝焉。王及列士,皆有馈赂。吴人皆喜,惟子胥惧,曰:“是豢吴也夫!”谏曰:“越在我,心腹之疾也。壤地同,而有欲于我。夫其柔服,求济其欲也,不如早从事焉。得志于齐,犹获石田也,无所用之。越不为沼,吴其泯矣,使医除疾,而曰:‘必遗类焉’者,未之有也。《盘庚之诰》曰:‘其有颠越不共,则劓殄无遗育,无俾易种于兹邑。’是商所以兴也。今君易之,将以求大,不亦难乎?”弗听,使于齐,属其子于鲍氏,为王孙氏。反役,王闻之,使赐之属镂以死,将死,曰:“树吾墓梵檟檟可材也。吴其亡乎!三年,其始弱矣。盈必毁,天之道也。” 

 

BC483  夫差十  楚惠王六年  鲁哀公十二年

鲁会吴于橐皋。吴子使大宰嚭请寻盟。公不欲。

吴征会于卫。秋,卫侯会吴于郧。公及卫侯、宋皇瑗盟,而卒辞吴盟。吴人藩卫侯之舍。

子服景伯谓子贡曰:“夫诸侯之会,事既毕矣,侯伯致礼,地主归饩,以相辞也。今吴不行礼于卫,而藩其君舍以难之,子盍见大宰?”乃请束锦以行。语及卫故,大宰嚭曰:“寡君愿事卫君,卫君之来也缓,寡君惧,故将止之。”子贡曰:“卫君之来,必谋于其众。其众或欲或否,是以缓来。其欲来者,子之党也。其不欲来者,子之仇也。若执卫君,是堕党而崇仇也。夫堕子者得其志矣!且合诸侯而执卫君,谁敢不惧?堕党崇仇,而惧诸侯,或者难以霸乎!”大宰嚭说,乃舍卫侯。卫侯归,效夷言。子之尚幼,曰:“君必不免,其死于夷乎!执焉,而又说其言,从之固矣。”

 

BC482  夫差十四年  楚惠王七年  勾践十五年  鲁哀公十三年

春,黄池会盟。

六月子,越王句践伐吴,丙戌,虏吴太子友。丁亥,入吴。

秋七月,吴晋争先。

吴欲伐宋,太宰嚭曰:“能胜也,而弗能居也。”

冬,吴及越平。

 

BC480  夫差十六年  楚惠王九年  勾践十七年  鲁哀公十五年

夏,楚子西、子期伐吴,乃桐汭。陈侯使公孙贞子吊焉,及良而卒,将以尸入。吴子使大宰嚭劳。

冬,鲁及齐平。

 

BC479  夫差十七年  楚惠王十年  勾践十八年  鲁哀公十六年

吴人伐慎,白公败之。请以战备献,许之。遂作乱。秋七月,杀子西、子期于朝,而劫惠王。子西以袂掩面而死。子期曰:“昔者吾以力事君,不可以弗终。”抉豫章以杀人而后死。

楚白公之乱,陈人恃其聚而侵楚。

 

BC478  夫差十八年  楚惠王十一年  勾践十九年  鲁哀公十七年

三月,越子伐吴。吴子御之笠泽,夹水而陈。越子为左右句卒,使夜或左或右,鼓噪而进。吴师分以御之。越子以三军潜涉,当吴中军而鼓之,吴师大乱,遂败之。

 

BC476  夫差二十年  楚惠王十三年  勾践二十一年  鲁哀公十九年

春,越人侵楚,以误吴也。

夏,楚公子庆、公孙宽追越师,至冥,不及,乃还。

秋,楚沈诸梁伐东夷,三夷男女及楚师盟于敖。

 

BC475  夫差二十一年  楚惠王十四年  勾践二十二年  鲁哀公二十年

吴公子庆忌骤谏吴子,曰:“不改,必亡。”弗听。出居于艾,遂适楚。闻越将伐吴,冬,请归平越,遂归。欲除不忠者以说于越,吴人杀之。 

十一月,越围吴。赵孟降于丧食。楚隆曰:“三年之丧,亲昵之极也。主又降之,无乃有故乎!”赵孟曰:“黄池之役,先主与吴王有质,曰:‘好恶同之。’今越围吴,嗣子不废旧业而敌之,非晋之所能及也,吾是以为降。”楚隆曰:“若使吴王知之,若何?”赵孟曰:“可乎?”隆曰:“请尝之。”乃往。先造于越军,曰:“吴犯间上国多矣,闻君亲讨焉,诸夏之人莫不欣喜,唯恐君志之不从。请入视之。”许之。告于吴王曰:“寡君之老无恤,使陪臣隆敢展谢其不共。黄池之役,君之先臣志父得承齐盟,曰:‘好恶同之。’今君在难,无恤不敢惮劳。非晋国之所能及也,使陪臣敢展布之。”王拜稽首曰:“寡人不佞,不能事越,以为大夫忧,拜命之辱。”与之一箪珠,使问赵孟,曰:“句践将生忧寡人,寡人死之不得矣。”王曰:“溺人必笑,吾将有问也,史黯何以得为君子?”对曰:“黯也进不见恶,退无谤言。”王曰:“宜哉。”

 

BC473  夫差二十三年  楚惠王十六年  勾践二十四年  鲁哀公二十二年

夏四月,邾隐公自齐奔越,曰:“吴为无道,执父立子。”越人归之,大子革奔越。 

冬十一月丁卯,越灭吴。请使吴王居甬东,辞曰:“孤老矣,焉能事君?”乃缢。越人以归。 

  

楚王世系




周氏世系

孙氏世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