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不要转载。LO主沉迷游戏中。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包养始末

*我要混更

*坚术小段子,不成文,写到哪算哪


孙坚带着龟毛的破产二代袁术回老家玩,车在土路上爆胎,袁术下来等修车,看到路边开着小花,他说,“这花开得像只纤巧蝴蝶,必然有个出尘的名字吧。”孙坚扛着轮胎答,“毛豆的花。”

 

到了老家,孙坚跟袁术说要弄点特产给他尝尝鲜,袁术看着他家老宅后面一片竹海,以为说的是笋,欣然答应。结果孙坚搞来一大碟炸蚕蛹。“拿走拿走,臭死了!不是吃笋吗?”“这季节哪来的笋?”

 

晚上的时候,孙坚把衣服洗了,叫袁术去晾,袁术顺手就把晾衣绳捆在了两杆竹子间,竹子一夜长半米,衣服再也拿不回来了。“得,反正夏天也不冷,果奔吧。咱就带了一套换洗的,总有一天得果,你是打算在这果,还是回去的路上果?”“就是穿馊了也不果。”

 

孙坚发家致富以后,老家的瓜田菜地倒也没全撩下,而是雇了三五人打理,这样每年得空还能回去玩。那些换洗衣服祭了竹子,袁术又不同意果奔,于是孙坚向他家雇的瓜农购了两套新的老头背心和大裤衩。孙坚蹲在埂上,“瓜吃沙的还是脆的?”袁术抱臂缩在一边,开了句黄腔,“哎,你不觉得这穿法有点‘风吹裙起屁屁凉’吗?”

 

袁术本是富二代,家里搞实业,后来实业不景气,刷刷地倒闭了,剩一个灯具厂,眼看也要完,那关头就碰上了暴发户孙坚,孙坚搞地产,开发的精装通通用了袁术的灯泡,愣是把灯具厂救活了。早早出去单干的袁绍因此对外宣称袁术被包养了。袁术很生气,“他个小老婆养的,还说自己没有低级趣味,成天传谣。” 

 

“哪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袁绍打游戏的时候盯着2D超短裙萌妹讲的,我很鄙视他。”“谁?就是说我包养你的那个?”一辆大卡开过,噪音太大,袁术没听清,“嗯?”大卡停了,孙坚声如洪钟,“……我包养你……”大卡上下来个人,是徐真,“大舅子,外头传的都真的啊?” 

 

徐真说,“大舅子,虽说你老婆和小姨子跑了,可你也犯不着养小白脸啊?而且他还没你自己好看。”孙坚只好打断他的大嘴巴,“我妹妹呢?”徐真拍拍大卡,“她在郊区休假,非要吃家里的瓜。”然后徐真载着一车瓜走了。袁术放声大笑,丝毫没去计较包养谣言,“老婆和小姨子跑了卧槽哈哈哈哈。”  

 

孙坚在合作伙伴里有歪名,原因是他读书时生娃,毕业时离婚。有次袁术问他,“你该不会是为了‘国家级证书换学分’吧?”“当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