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请勿转载。由于Lof开始要求实名,这个账号以后将不再更新,也无法回复评论和私信,大嘎AO3见。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shaozhang/pseuds/少章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打虎记 脑洞大纲

*正文坑着,先把脑洞发上来,都是碎段子
*AU,多CP
*正文http://shaozhang0729.lofter.com/post/1cab8b72_bf5a7c9


《论老虎精的发情期护理——豢虎氏》

“问:一只尚未驯养成功的老虎精发情了怎么办?答:撒丫子跑。释:跑不过就要变破布娃娃了,所以说诸位道友一定要勤练驾云御剑之术呀。”——孙策从弟弟那扫到此奇书,然后慢悠悠笑了,并无情没收。后来真遇到了窘况,豢虎氏大仙的黄钟大吕及时响彻孙策识海,于是他换了个姿势。

 

阿策长到17,打算入太学。袁叔叔一听,宛如送女远嫁的老父亲,虽然不舍也不好拦着,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就动起了歪脑筋,他和孙坚讲,“壮士,我有个女儿尚未婚配。”,说罢去盯阿策。

孙坚想着人妖殊途,便拒了,“他母亲已经给他定过娃娃亲了。”,同时有些担心袁术挨个做媒,同一个借口总不好用几次。

谁料袁术只看了一眼年龄还合适的权仔,道,“那算了。”

 

次日权仔便去萤萤堂连抱怨带撒娇地和谢萤讲,“什么叫‘那算了’?”

谢萤笑道,“哦?你恨嫁啊?”

其实真正愁的人是谢萤,她这年14了,到了被逼婚的年龄,有一天甚至做噩梦,梦到自己被嫁给了保守的人家,医书都让梦里看不清脸的混蛋给烧了,气得她大半夜爬起来对着铜人破口大骂。

而权仔12,刚刚在开窍的边缘,也就是还没开,也不知道要避嫌,依旧天天缠着谢萤玩耍,谢萤拿他当弟弟,并不介意,只是心情恶劣起来便拿权仔揶揄着玩。“妈的,你倒无忧无虑,老娘好生嫉妒。”

又两年后,权仔一场绮梦,开窍得太猛,生生吓哭,跑去和蒙蒙说,“我居然有这种龌龊的念头。”

蒙蒙答,“你小时候不是说要讨四五个老婆的嘛,现在怎么改克己复礼了?”

边上的陆议追求蒙蒙不成,心情同样恶劣,“施主,人妖殊途啊。”

想不到陆议这句“人妖殊途”反倒激起权仔一段豪言,“阿翁说不要搞人妖恋,因为他们的寿命如同昙花一瞬,我们总要眼睁睁看着他们衰老死亡,这太痛苦了。可真到了那时候,苦的是我又不是她,那还怕什么?”

陆议道,“对,那你为什么怂了?”

权仔又蔫了,“她拿我当弟弟。”

这竟是同病相怜了。陆议立刻改了态度,“最多一顿捶,不要怂。但也不能猥琐,务必诚恳地、走三步退两步地粘她。要易容法术吗?以后可以扮老,保准一百年不露馅。”

 

权仔激情澎湃又惴惴不安地跑萤萤堂粘人去了。谢萤这两年软磨硬泡,连哭带嚎,终于让她有权有势的父母答应她自己挑对象,倒插门都行。“唉,逼婚势迫,夜夜失眠,肾虚难治,我快秃了。”

而那厢的蒙蒙正在拷问陆议,“‘诚恳地粘人’?你就是拿这套路我呢?”

陆议面无愧色,“你管我怎么个追法?除非你今天就挑明了拒绝,保证以后再不烦你。”

蒙蒙模棱两可其实也无奈,因为他家里就他一个男丁了。

陆议道,“我又不逼你不去娶妻纳妾,与你传嗣无碍。”

蒙蒙暴躁起来,“人能纳许多妾,可不能娶两个妻,你是要我对不起哪个?”

陆议一下盯住了蒙蒙,“你说漏嘴了。”

蒙蒙无言。

陆议欢快道,“那你只去纳妾呗。”

“这成何体统?叫我母亲怎么看?”

 

后来蒙蒙只当了一年的太学生,北方就大乱了,蒙蒙因为擒住一个贼首而有了武职,于是干脆投笔从戎,这年他刚刚弱冠,已经订婚。在两难间拖了几年,蒙蒙最后还是选择了孝道。

陆议回山里隐居去了。

这时谢萤也已经放弃权仔,选择了搞传染病,在外游历有两年。

陆议没在山上安生多久,权仔就登门来告诉他,说是收到谢萤的信,北方爆发了疫情,要他们在南方也小心。

陆议担心蒙蒙出事,给他起了一卦,预示结果很糟糕,他有些不肯信,又拉来了对门的步练师小狐狸一起解卦,答案是一样的,蒙蒙快死了。

这是步练师第一次碰到权仔。

陆议问步练师讨了本狐狸们的禁书《双修秘要》。

步练师脸色万变,最后定格在了肃然起敬,“老陆,想不到你竟是这种人。”

“我不是拿去祸害人。”

于是步练师终于想起来,这本禁书上确实有一招损己利人的,就是将两人的寿元平摊,要死一起死。

想到这点,步练师不再玩笑,“难怪你最近食言了,说好的‘修仙的人类都是蠢货,没滋没味活死人,最后送给老天挨雷劈’呢?早有预谋啊?”

“他本就有不寿之相,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步练师叹气道,“你真疯魔呀。”

“比起舍不得他死,我更舍不得见他壮志未酬罢了。”

 

陆议动身北上,找到蒙蒙的时候蒙蒙果然已经病入膏肓。陆议说,“你订的婚吹了,你姐让我告诉你一声。”

蒙蒙苦笑,“现在还讲这些干什么?你找我有事?”

“有。反正你快死了,不如成全我一下。”

“这病传染,你色欲蒙心不要命了?”

陆议告诉他,“我都修炼出内丹了,还怕你个凡人的病?只是怕这事不了结,我将来渡劫的时候心魔从生,让雷给劈死。”

“……我这情况也没体力和你搞搞啊。”

“谁要搞你了,只亲一下罢了。到底谁蒙心了?”

陆议临走甩给蒙蒙一堆药,“谢大夫以前的验方,她在千里外,没法过来给你号脉,死马当活马医吧。”

后来蒙蒙还真的好了。再后来没多久,蒙蒙碰到个相面的老头,老头围着他看了三圈,“咦,你早该死了,为什么还活着?哦哟,有个傻子拿邪术救你嘿。”“什么邪术?”“就和苗女的蛊差不多啦。”

 

蒙蒙,“所以我俩现在能活多久?”

陆议低着头答,“这个,如果你的肉身不被人彻底砍坏的话,三百多年……”

“够长的啊。”久到挚友亲朋的十八辈儿孙都该死了。

“抱歉。”

蒙蒙突然换了个话题,“你们祖上有人飞升过吗?”

“有啊,吃了七八百年的苦,结果飞升完没多久就因为动凡心而天人五衰了。”

蒙蒙笑了,“那你这满肚子的凡心还是别再练下去了,等我廿年,回头去山上找你。”

 

豢虎氏大仙另一作品《如何捕获野生小老虎精》,陆议家藏,后来投桃报李,拿去送给了小狐狸步练师。

步练师最初误会权仔是人,很犹豫,“人妖殊途呀。”

步骘劝她,“再不下手人就老了。”步骘的小妾补了一刀,“再不下手他就老死啦!”

步姑娘腾地站起来,决定下手。

被追求的权仔也以为对方是人,十年怕井绳,跑了,“我再也不要和人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