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请勿转载。由于Lof开始要求实名,这个账号以后将不再更新,也无法回复评论和私信,大嘎AO3见。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shaozhang/pseuds/少章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包养始末2

*混更小段子,AU,背景部分参考90年代,一对百合数对基,事件顺序和人物年龄不严格对照历史位面

*1

*食我安利

元让负伤退伍,正好赶上最后一波转业福利,进了法律系统,开始是做法官助理,但因为没接受过专门教育,上手很吃力,连离婚案调解都搞不好,就想去请教前辈。然而前辈也是非专业出身,混了半辈子,曾经判过“反gmXX罪”的那种。但元让是进取的,有一天他认识了曹律·操。当时老曹这个职业的社会认可度还很低,当然老曹不管,他不但干了,还要自己组事务所。他俩一个缺专业辅导,一个缺人脉,于是搞到了一起。

他俩一起出门搞事,元让每次都蹭车,袁绍知道后告诉了袁术,袁术艺术加工了一下,称老曹天天接对象上下班,搞得老曹挺烦,质问元让,“你省钱准备买啥呢,天天蹭车。部/队下来的,别说不会开啊。”元让于是告诉老曹,他一只眼睛视野缺损,再也不能开了。捅了人心窝一刀的老曹怂了,以后天天接送。

老曹晚上找元让商量事,元让住宿舍,一屋子抠脚大汉,私密性也不好,老曹建议他租个房。元让说他没钱。老曹问,“转业费呢?”“做人工晶状体和角膜移植,花光了。”于是老曹把元让领回了家。袁术回家跟孙坚讲,“你看看人家!”孙坚提个拖把,“把脚抬抬。你那灯具厂,一个月查一回够了,接送啥?”

周末的时候,五岁的策去和吴夫人暂住,前脚刚走,袁术就把阿策存的12个汽水瓶弄碎了。袁术和孙坚商量,“也就能换3瓶整的,赔了就行吧?”孙坚在做白斩鸡,剁得梆梆响,“恢复原样。”袁术只好去买了12瓶,喝掉4瓶后放弃了,“行行好,帮帮忙。”“算了,晚上做可乐鸡。”

袁术虽然靠着灯具厂就能吃喝不愁,但自从包养谣言之后,他决定再去搞点副业,就在郊区办了蜜蜂养殖,蜂蜜虽然是打包卖给上一产业链的,不零售,但自留一些不成问题。袁术拿泡菜空瓶灌了几瓶,送给袁绍,结果因为包装消毒不到位,袁绍躺了。袁绍和老曹讲,“这是投毒,我要告他。”老曹说,“没钱的活别找我。”元让附和道,“你过两天就气消了,不要当讼棍啊。”

很快,离婚调解还没闹明白的元让又陷入了新的难题。事情是这样的,雒阳皮革商人李傕前往凉州进货,并搭乘长途汽车返雒,途径人烟稀少的山区时,凉州司机郭汜停车解手,招呼乘客自便,就在李傕下车后,郭接到其在雒阳的情妇电话,称其被郭妻千里抓包,郭急欲赴雒,忘了清点人头就登车驶离,李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夜里艰难步行数里,险些冻死,幸被好心的货车司机吕布捡到,捎回雒阳。事后李为了报复,找到郭妻,怂恿她“毒死那俩狗X”,但未遂被抓。李声称自己差点被郭冻杀,要求政/府一并严肃处理郭的行为。元让头大,“这个好心的货车司机是怎么回事?让他帮买毒鼠强,他就去了,问都不问一下干什么用。”

后来李和郭妻蹲了八年,好心司机买卖危险物品蹲了半年,而事故源头的郭只赔了李三倍车票钱。元让摇头叹息,“怎么这样?”老曹给脱镜瞎的元让洗镜片,擦得透亮,“加油啊,努力摸清每一个法律漏洞,就神功大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