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不要转载。AU小甜饼,原背景刀厂,自己选择哦。LO主沉迷游戏中。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光伍、嚭文小段子集合3

王僚七年。


伍员入吴近两年,没有续弦。姬光从来不过问这件事,一来他们早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不是非要靠这个捆人,二来姬光自己也只是公子,无权干预吴国贵族女性的婚姻——总不能给他找个平民做正妻吧?


但子嗣总要有的。“你该找个人了。”“什么?”,伍员有些诧异,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姬光的意思,“我不打算续弦。”

 

“没要你娶妻,纳个妾吧。”“你怎么关心起这个?”“你总得有子嗣,看你两年也没个人,别告诉我不平楚国不近女色啊。”,作为一个从不禁欲的男性,姬光一想到这个可怕的可能性,先皱起了眉。

 

“没那么严重……不过…”,伍员挣扎了一下,揉揉额头,坦白道,“我原先在楚国是有妻小的,我离开楚国的时候他们在郢都……”,顿了顿,艰涩道,“这两年我还能梦到她……前一刻还在教孩子读书,后一刻就转过脸来,七窍流血,问我为什么不带她走。”

 

姬光没有这样的经历,也不知道怎么宽慰,只好拍拍伍员的手,“那——那过两年再说吧。”又看看伍员,见他被自己这一问问得脸色都白了些,多少有些过意不去,没话找话道,“其实我夫人去世的也早,齐国人,说起来还是因为她家里出了事,她父亲才赶在事发前将她远嫁保命——不然也看不上我。”

 

“齐国人——?”“是啊,早些年我随王叔周游列国,她看到我,就说喜欢我,她父亲原本不乐意,谁知道后来就出了事,这反倒成了他女儿唯一的活路。”

 

伍员笑起来,他也见过姬光年少时的模样,十分秀致,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难怪会有小姑娘一眼相中他。

 

姬光还以为伍员是笑他那倒霉岳丈,也没在意,“她十四岁起跟了我,有十七八年吧——你夫人跟你应该也差不多?”“差不多,不过是青梅竹马,从认识开始算的话,要更长些。”

 

“后来她难产,龙凤胎,撑了两天,扔下俩小的就走了。”,姬光撇撇嘴,“这时候就该有壶酒——你看咱们两个鳏夫。”

 

伍员忍不住就笑了,“那你不是也没续弦吗?”“不能乱续啊,万一是僚塞来的人,那我还睡不睡觉了——要不咱俩凑合过得了。”,姬光也是发愁。

 

“胡闹——”

 

月余后,姬光寻伍员议事,去早了,伍员刚起,唯一的侍女在帮他梳头——吴国发型半编半披,要自己弄真的不太容易。

 

 

“要不你把她收了吧。”,姬光大马金刀,踞坐在一边,指指梳头的侍女,又一次劝伍员纳妾,“她也跟你两年了,身份是低点,不过稳妥。等有了孩子再给个名分作妾室,也不算亏待人家。”

 

那梳头的小姑娘手一顿,脸都埋了下去,纤细的脖颈泛出浅红色。

 

“你别起哄了,吓着人。”,伍员不太认同地摆摆手。

“别啊——你先问问人姑娘——小娘鱼,愿意跟着他吗?”,姬光笑问。

 

姑娘转过身,朝向姬光坐正了,俯身一礼,“旦凭公子。”

“你看——她乐意的——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不是挺好的吗?”

伍员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向姑娘确认了一遍,“你真的愿意吗?”姑娘大胆抬起了头,与伍员对视,“妾愿意,请主君赐名。”,手指却攥紧了裙裾,心跳如鼓。

伍员注意到了,没有为难拒绝她,稍加思索,“蕙,蕙芷汀兰,可以吗?”,正想起身寻支竹笔写给她看,又想到她可能不识字,犹豫起来。

反而是那姑娘——现在叫蕙娘了——以指作笔,写下一个端正的“蕙”字,“是这个吗?”

 

伍员点头,有些惊讶,“你读过书?”回答的人却是姬光,“她是罪臣之女,读过书,习过字。你原先说想清净点,只要一个侍女就够了,我就给你挑了她。”

 

伍员用目光询问蕙娘。蕙娘斟酌了用词,“是。先考本是军士,累战不利,先王震怒。”蕙娘如今正值桃李之年,先王在位时则刚刚豆蔻,恰好是贵女普遍定婚的年纪,也许她也曾有过长辈千挑万选定下的郎君,只是还没等到出嫁,就从贵女跌落成了下女。

 

伍员动容。都是家破人亡,都是孑然一身,倒是十分合适。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因为只是收房,自然连个仪式也没有。但伍员对蕙娘很好,自蕙娘有孕后,除了梳头,伍员就不让她做事了,宁可亲力亲为。姬光只好另外又差了个厨子去。

 

可惜蕙娘却命途多舛,也许是七年来为奴为婢伤了身体,怀胎刚到九月,早产了。孩子活了,生母血流如注。“主君——”,蕙娘清泪涟涟。伍员也知道她熬不过了,扶着她靠在自己怀里,“你……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就交待我吧。”

 

两人名为主仆,却有夫妻之情。因着楚国亡妻的缘故,伍员却从来不肯点破。

 

“妾……求主君一事。”“你说。”“主君将来总会有嫡子,妾不求自己的孩子显贵,但求主君能护他周全,将来也会告诉他,他的生母叫什么。”

 

伍员郑重地并指指天,做了个起誓的手势,“我不但会护他周全,告诉他生母何人,他还会是我的嗣子。”

 

蕙娘睁大了眼睛,“妾今生得遇主君,死而无憾。”“是我对不住你,不曾好好待过你。”蕙娘笑了,“那……以后主君碰到了喜欢的人,可不要薄待了。”,蕙娘说着,声息渐弱,松开了伍员的手。

 

姬光立在屋外,一声长叹。人是他刻意找来的,原本是解语花的意思,谁知道竟成了这样。不过这样多情的人,倒不用担心他拿吴国当过墙梯了。

 

片刻后伍员抱了孩子出来,不足月的孩子小的可怜。

姬光不得不在这时候泼冷水,“按礼法……她终归做不成你的妻子,顶多算妾了。我会安排厚葬。”

“我晓得,不过她的孩子会是我的嗣子。”姬光知道伍员执拗,也不忍心再反对,“也好。”

 

后几日,姬光又碰到伍员笨手笨脚地梳头,可不敢再给他指个侍女来触景伤情,只好自己抢过了梳子,“我教你。”

“其实‘蕙’本是我楚国妻子的小字。”姬光手一顿,“终归不是你的过错。”“是我囿于亡妻,不肯向前,进而辜负良多。”

 

“下次待人好些不就好了么?”,姬光简单粗暴地回道,倒与蕙娘不谋而合,“对了,你会带孩子吗?”伍员在楚国有过孩子,但彼时仆从甚多,不需要亲自拉扯。“我只带过五岁以上的孩子。”——指的是王孙胜。

 

“噢。我倒是会,滕玉和夫差,也是一出生就没了母亲。不过我也不能帮你带,找两个老妇来你看行吧?”“嗯。”

 

姬光不仅指了几个带孩子的老妇人,还把苦力终累又带来了。可怜终累,才刚到定婚的年纪,已经带过了王孙胜,现在还要带个更小的,磨砺得少年老成。

 

“父亲,你是不是喜欢他?”,终累和姬光独处的时候见缝插针地问了。“谁?”“伍君。”姬光一口酒喷了出去,在终累后脑勺上呼了一下,“你要吓死你爹吗?”

 

终累低眉顺眼坐直了,心道,你就自欺欺人吧——不然有这么上心的吗?

 

 

太宰的回忆。

 

楚国新王初立,吴王僚趁着楚丧,浩浩荡荡帅师伐楚,却被郤宛堵在了潜,拉锯数月,吴王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吴去了。

 

连郤宛自己也想不到,他这一堵,给吴公子光赚足了谋逆的时间。四月,公子光弑君自立,吴国国内动荡。

 

“吴国既然趁丧伐我,我们也趁乱伐他!”,囊瓦摩拳擦掌,却被郤宛兜头浇了冷水,“趁乱不祥。何况那吴国的新王不是易与之辈,草草奔袭,弄不好就是羊入虎口。”

 

囊瓦盯了郤宛片刻,不悦道,“不足与谋,回你的封地去!”郤宛也懒得多做纠缠,与军中将领一一作别,当真回了封地。

 

回去后郤宛斟酌了一番,叫来了独子伯嚭,“子馀你收拾一下,楚国怕是不能久留了。”“父亲何出此言?”“囊瓦不容我,他帅师回郢,必然要在大王年前构陷于我。大王他……不过黄口小儿,耳目充塞,还不是他囊瓦自己说了算。”“如此,我们不如去吴国,吴国正是用人之际——”

 

郤宛摆摆手打断了伯嚭,“不是‘我们’,是‘你’。”“父亲?!”郤宛仰天长叹,“我要是一道走了,根本瞒不过囊瓦,反而坐实了通敌叛国,他爪牙众多,既然早已盯上我,如何还能让我活着离开楚国。”

 

伯嚭只得跪别郤宛,拉上正妻嫡子,星夜兼程,直奔吴国而去。

 

果不出郤宛所料,囊瓦力奏楚王,道郤宛私通吴国,助吴公子光夺位,更甚者,竟不肯趁乱出兵,徇私已极。

 

伯嚭趁着消息不通,诈过了边关守兵。踏上吴国领土的同一日,郤宛在楚国被囊瓦围攻,引颈自戮。囊瓦恨郤宛至死不降,竟一把大火将人挫骨扬灰。

 

“郤宛之子?”,伍员接待了伯嚭,“我听说了,你父亲他……”

“我父冤死楚国。”,伯嚭知道什么最能打动伍员,“求相国助我,我愿手刃仇敌,告藉先考。”

“子不闻河上歌?同病相怜。同忧相捄。惊翔之鸟相随而集,濑下之水因复俱流吧。你留下吧。”

 

伯嚭顺顺当当地在吴国安了家,求了官。夫人却如惊弓之鸟,日渐病弱,“主君——我忧心这相国的恻隐之心能管用到几时?”伯嚭握住夫人的手,“傻夫人呐,相国同情我不假,可他举荐我可不是因为同情,就这么信不过你家主君的能力吗?”,伯嚭亲亲夫人的手,“我可还要在吴国勤勤恳恳,集权揽势,位极人臣的。你就放心跟着我吧。”

 

“那后来呢?”,文种趴在榻上,意兴阑珊地打了个哈欠。

“后来你还不知道吗?”,伯嚭亲了下文种的后颈,“从阖闾三年兴兵伐楚开始,我步步高升,直到如今成了太宰。”

“你夫人后来怎么样了?”“享尽人间富贵,有二十余年,虽说不寿,也不虚此行吧。”“一定是教你气死的,纳那么多妾——”伯嚭笑起来,“那可没有,她在时我可都向着她呢。”文种踢了伯嚭一脚,“你也有脸说。”,翻个身背对伯嚭,不理他了。

 

 

伯嚭X文种 BE30题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伯嚭第一次和文种春风一度后,为了哄对方开心,唱了首歌: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2 反目成仇

他们一直是仇人,吴越不两立。何况文种设计夫差杀伍员,而伯嚭用了同样的办法杀了文种。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伯嚭,“我一开始是开玩笑的,后来认真了,但他总拿我当个交易。”

文种,“他一辈子流连花丛,大约就没有停下的时候。都是哄我的。”

 

4 分手

从来就没有与子成说过,怎么分?

 

5 与爱无关

伯嚭知道文种爱吃什么不吃什么,呆一起久了,想不知道都难。

文种也知道伯嚭好风月,爱八卦,打死都改不了,早就看习惯了。

 

6 报复

伯嚭挑拨勾践和文种是出于报复,但报复的对象其实不是文种,而是勾践。

 

7 七年之痒

夫差终于北上用兵了,伯嚭甚至是主帅,文种知道他们半推半就的关系快到头了。

 

8 错过一世

明明两个都是楚人,怎么偏偏要在吴越争个你死我活?

 

9 杀了你

文种本来不想伯嚭死,可是伯嚭不但想死,还想他死。

 

10 一直都是骗局

“你有没有爱过我”这种话,连伯嚭都问不出口。

 

11 抱歉,我不认识你

会稽山下。“我不认识你,让你们越王来。”初次见面真的一点也不愉快。

 

12 无爱亦无恨

“勾践真的想杀我——那不要脸的伯嚭没那么讨厌了——因为勾践更讨厌。”文种屈指弹了下剑身。

 

13 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伯嚭被绑着押走,唉,还想再抱一下的呢。

 

14 从未相遇

楚国那么大,如果没有家变和国难,他们一辈子都遇不到吧?

 

15 无知伤害

伯嚭会做菜,这个文种知道,但文种没注意到,伯嚭偶尔几次下厨,做的都是他喜欢的。

不过伯嚭也从来不知道文种偷亲过他。扯平了。

 

16 我们都老了

认识的时候就不年轻了,虽然最后刀刀相向,但认真算起来,竟然和对方共白头了。

 

17 如果当时……

“如果当时我没有……你会像吴王对越王那样对我吗?”“我没有强人所难的爱好。”

 

18“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文种,“伍相对他来说比我重要。”

伯嚭,“勾践、范蠡,反正不是我。”

 

19 痴人说梦

“你再做回越臣也无妨。”“呆子。”

 

20 玩笑而已

伯嚭想,早知道当年就别那么手贱,去调戏文种玩,看看,把自己玩进去了吧?

 

21 梦里的圆满结局

伯嚭:太子友继位了,比他爹那个混账好多了。文种只好留在吴国了。

文种:越国复国了,那八面玲珑的家伙果然也还活着。

 

22 厌倦

顺着夫差说话真累,还是回家逗文种吧。

 

23 粉碎性自尊

奔波二十年,只落个血溅三尺。

 

24 多余的人

真是个闲人倒好了,云梦泽八百里,也学孙武,往里一搬,谁都找不到。

 

25 相思相忘

日日相对,相思也得先分开不是?至于忘,化成灰都忘不了。

 

26 生离死别

文种看着伯嚭颈项里喷出的血,有点走神。都说魂归故里,他是会回楚国还是留在吴国?他还能看到我吗?

 

27 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其实我当初想唱的是蒹葭,怕你恼羞成怒,从此恨上我。”

“别理你那堆莺莺燕燕了行不行?”

 

28 “请回头看看我”

伯嚭赴死时回头看了文种一眼,心道,你真的会被勾践送下来陪我吗?不来也许也不错。

 

29 撕毁梦想

伯嚭胸无大志,活着,富贵荣华而已。后来他突然不想活了。

 

30 无爱者

无论私情还是大义,文种投掷了最多感情的两个人,都要他死。

 

 

命题微小说 伯嚭X文种

 

01 Adventure(冒险)

伯嚭离开片刻,文种扫到书架上红绸标记的竹简,手心出汗。

 

 

02 Angst(焦虑)

“文种大夫——晚上过来一回,有点事。”

 

03 Crackfic(片段)

文种对伯嚭家的湛卢剑颇为着迷。

 

04 Crime(背德)

“叫声阿兄听听,我比你大,不算占你便宜。”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伯嚭肋生双翼,“你就是我选中的马猴烧酒!”

 

06 Death(死亡)

“还有一事,这把剑就随臣一起葬了吧。”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文种愤愤,一路走一路踢石子,“伯嚭你去死吧。”

 

08 Fantasy(幻想)

“大人这是有孕了。”文种惊出一头冷汗,醒了。

 

09 Fetish(恋物癖)

伯嚭举着文种的手左看右看,“指尖虎口有薄茧,骑射功夫♂应该比我好。”

 

10 First Time(第一次)

伯嚭几乎笑场,怎么有这么逗的人?

 

11 Fluff(轻松)

入秋后伯嚭带着文种去天平山看红枫,难得没捎上几个小姑娘。

 

12 Future Fic(未来)

“不考虑嫁到我家来?”“你嫁!”“好好,我嫁我嫁。”

 

13 Horror(惊悚)

夫差突然听话了。

 

14 Humor(幽默)

“我家的小娘子们生气了。”“气什么?”“气我成天忙于公务。”,伯嚭朝文种身上瞟。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毂则同室,死则异穴——怎么好像反了?

 

16 Kinky(变态/怪癖)

“养那么多姬妾,怎么还有精力……”

 

17 Parody(仿效)

“虽能胜也,而弗能居也。”夫差愕然回首,好像见了鬼。

 

18 Poetry(诗歌/韵文)

“越人歌——怎么我碰到的越人一点也不奔放?”伯嚭感觉被骗了。

 

19 Romance(浪漫)

文种挺爱吃鱼,苦于多刺,还怕腥。怕腥就做不得鱼脍了,伯嚭只好剔了鱼骨,捏鱼丸。

 

20 Sci-Fi(科幻)

湛卢幻出人形,文种认了出来。

 

21 Smut(情色)

伯嚭喝多了,洒了文种一身酒,干脆舔了。

 

22 Spiritual(心灵)

交心这回事,可比交命险多了。

 

23 Suspense(悬念)

“湛卢剑怎么不见了?”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文种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勾践三年,会稽山上。

 

25 Tragedy(悲剧)

“试试新玩法?”“就这一次!”“一次一次!”

 

26 Western(西部风格)

伯嚭穿了身胡服。小姑娘们围了上来,“大人穿什么都好。”文种暗暗呸了一声。

 

27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大人——这首诗妾看不懂,大人教我啊?”伯嚭十分受用地接过竹简。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阖闾朝有王后?”,文种不啃瓜了,踹了一脚蹲边上啃瓜的伯嚭,大眼瞪小眼。“你听错了。”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文种敲晕伯嚭,留书一封,泛舟五湖去了。

 

30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个性偏差)

文种也蓄养起了姬妾。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女性角色)

“大人——大人啊——”伯嚭十分习惯,感觉好极了。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你在太宰府上做门客很不错吧?”门客觉得这问题真是刁钻。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攒上,回头清账。”

 

34 PWP(Plot,What Plot?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又发呆?我技术就那么差?”“啊?伯嚭!别乱弄!”

 

35 RPS(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同人)

 太宰嚭贪,可诱之。嚭受。

 

 

命题微小说 光伍

 

01 Adventure(冒险)

吴国势弱,才是最好的选择。伍员离开楚国,将赌注全押在了吴国。

 

02 Angst(焦虑)

吴王僚趁丧伐楚,不知道楚国能拖住他多久?

 

03 Crackfic(片段)

一生的记忆飞快翻过,整个世界成了白色,熟悉的身影出现了。你来了?伍员想问,鲜血却涌进了喉管。

 

04 Crime(背德)

“这种时候就叫名字吧。不要想什么君臣有别了。”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伍相国悬画对眠,姬千岁慕色还魂。(牡丹亭)

 

06 Death(死亡)

和父兄旧事相比,姬光去世时伍员虽然难受,却没有滔天的毁灭欲,因为他们的吴国还在。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伍尚见伍员抽空学吴语,失笑道,“学那么多?你又不做吴人。”

 

08 Fantasy(幻想)

老虎尾巴还圈腰上!伍员睡眼朦胧去推——哦,不是尾巴,是胳膊。

 

09 Fetish(恋物癖)

姬光好宝剑,全国都知道。至于央着伍员蒙眼猜剑赌彩头嘛……

 

10 First Time(第一次)

姬光有些虔诚地想:我的了,可得加倍护着。

 

11 Fluff(轻松)

梅里梅花开得最好的时候,姬光在白梅树下舞了套剑,吴钩亮得晃眼。

 

12 Future Fic(未来)

“摆平越国,再休养生息几年,王孙就长大了,北上的事情就可以交给儿孙了。”

 

13 Horror(惊悚)

阖闾十九年夏夜,伍员做了个梦,一只白虎衔了枝梅花放到他手上,依依不舍地蹭着他的手。“相国——急报!”

 

14 Humor(幽默)

“要是江山能折现,我就拿它做聘礼。哈哈哈,你快要了我呗?”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我不光是你的‘公子’,以后也不光是你的‘王’,我还是你的……呃……内人。”

 

16 Kinky(变态/怪癖)

“你……燕寝什么时候摆了那么多铜镜?”“就这一回。”,姬光抱着腰不撒手了,大猫似的撕下脸皮就撒娇。

 

17 Parody(仿效)

姬光偷偷学了两月的楚语,怪腔怪调地表白了。

 

18 Poetry(诗歌/韵文)

“舒而脱脱兮——”,姬光把自己扒了个干净,躺平,眼巴巴地看着伍员。伍员真想打人。

 

19 Romance(浪漫)

姬光随身带着七星龙渊,哪怕是在另一个世界。

 

20 Sci-Fi(科幻)

“属镂,剑还是跟着原主好。”,七星龙渊哄骗道。“不换。”,属镂斩钉截铁。

 

21 Smut(情色)

“不闹了,再闹明日就起不来了。”“明日休沐你忘了?”

 

22 Spiritual(心灵)

姬光笨嘴拙舌,连告白都会跑题。伍员则压根没开过这个口。不过这都没关系。

 

23 Suspense(悬念)

阖闾一朝,收到的美人通通分给了臣子,原因众说纷纭。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十五岁。姬光窜个迟,只到伍员胸口,这下踮脚都只能啃下巴了。伍员捏捏姬光地脸,笑了。

 

25 Tragedy(悲剧)

“伯嚭!这点破事你自己不能解决吗?成天找相国!”,姬光出离愤怒了。“大王,国事慎重,岂能独断专行。”,伯嚭连连摇头。

 

26 Western(西部风格)

上巳节游猎,姬光收获颇丰,但是不幸,还是输了。

 

27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一众公族少女的目光贴到了伍员身上,姬光笑了:你们也就能看看了,不跟你们计较。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姬光又看看同样耀眼的滕玉公主,十分满意:相国教导的好啊。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终累继位,颇有父风。姬光拉着伍员隐退江湖。

 

30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个性偏差)

“子馀啊,你来你来。”,姬光招招手,“跟你打听点事,楚人过生辰有什么讲究吗?”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女性角色)

相国府上的侍女都只在前院侍奉,后院连个梳头的都没有。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姬光的外孙,滕玉公主的长子,小时候特别黏人。那黏人的王孙胜长大了,怎么又来了个小的!姬光仰天长叹。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国事重要,国事重要。”,姬光自言自语,认命干活。

 

34 PWP(Plot,What Plot?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躺着可就没有身高差了,姬光愉悦地舔舔伍员的嘴唇,咬咬耳朵。“你属狗的?”“属虎的。”

 

35 RPS(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同人)

盖棺定论作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