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不要转载。AU小甜饼,原背景刀厂,自己选择哦。LO主沉迷游戏中。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如果有来世你会和他cp吗?

*关于伍相的各种CP可能

1.伍嚭
嚭:别啊……我怕……
Q:怕什么?伍相哪里吓人了?
嚭:太正直了,都不敢养小娘儿玩了。朋友的距离刚刚好。
伍:可以。但是子馀得在下面。
Q:=口= 我记得伍相你不是计较上下的人啊?
伍:和别人可以不计较,他不行。不然突出不了特殊性。他太一碗水端平了,也就文大夫能忍他。
Q:呃……那太宰在下面,伍相能忍他另外养姬妾吗?
伍:可以。不过我自己不会养。
嚭:(咂嘴)怎么有种纵容大小老婆搞姬的感觉?

2.伍文
文:啊……(莫名脸红)
伍:可以啊。虽然生前有利益冲突,但文大夫本身还是挺好相处的人。
Q:文大夫呢?
文:其实有过孺慕之心,但从来没往交往方面想过。
Q:两位的经历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啊,那么再问下,会怎样决定上下呢?
伍:虽然我不介意他上,不过,看起来文大夫是比我更不主动的人。
文:啊……
Q:(写好:两受相遇必有一攻)

3.申伍
申:嗯?(转头)你愿意吗?
Q:不要说得像求婚嘛申大夫。
伍:好。他是第一个支持我覆楚的人。
Q:大王是第二个?
伍:是的。而且……大王做的,已经不仅仅是支持我了。
Q:那么太宰大人支持过吗?
伍:(笑)他不反对但也没有特别支持。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他是不会覆楚的。
嚭:是这样,富贵荣华对我来说比复仇重要。
伍:不过大王在的时候,决策上通常是我主导子馀。
Q:hhhh后来就攻守易形了吗?
嚭:不算吧。夫差那时候,其实不是我想和相国过不去,而是我更爱我自己而已。
Q:那怎么相国身死以后太宰大人不爱自己了?要跳出来做诤臣了呢?
嚭:唉……
申:(挑眉)这题的主角不是我吗?子胥,你看去哪里过日子好?云梦泽怎么样?
伍:都行。你迁都的鄀都呢?
楚昭:申卿,云梦泽的离宫送给你,走……

4.伍专
专诸:哈哈哈,这个,我从来没想过。他挺好的,就是我吧,粗陋了些,怕配不上他。
伍:没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
Q:那相处上合得来吗?
专:他讲的东西,我可能会听不明白,但如果他要讲,我会听着。
伍:表面上会冷淡点吧,因为都不是话多的人。
Q:同样是豪迈型,和大王比有什么不同呢?
伍:大王,心机要比专诸深太多了,虽然大王不会把这些用在我身上,但气质上就已经和专诸不一样了。
专诸:(摸脑袋)哈哈哈

5.伍范
范:看情况。
伍:不愿意。
Q:第一个被拒绝了呢。能具体说下吗?还有看情况是什么意思?
伍:他连自己都不爱,何况爱别人?
范:如果他是我上司,可以;下属,不。
Q:啧。
范:我对比自己弱的人没有兴趣。
伍:你对上司也只有逆袭的兴趣而已。自我挑战的游戏罢了。
Q:逆袭是说做攻吗?
伍:如果他身体上受能帮助他在心理上攻的话,我想他不介意把身体牺牲掉。
范:伍相通透。

6.伍勾
伍:不愿意。
勾践:不愿意。
Q:很统一呢,具体呢?
伍:他不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我又不想经常换人。
Q:说你渣呢越王。
勾:我再渣渣得过范蠡?
Q:有道理……那越王为什么不愿意和伍相cp呢?
勾:他肯定不愿意和我过,我为什么还要凑上去找嫌?
Q:好有自知之明(⊙o⊙)哦……那么假设伍相愿意呢?
勾:不可能的,我没法给他安全感。我们能做同僚,做不了对象。强行对象的话,很快也就分了。

7. 季伍
伍:年龄差有点大啊。
季札:有十五十六吧?
伍:(点头)不过问题也不大。对了,季子更喜欢哪国的音乐,我一直想问?
季:都是很好的,你们楚国的音乐我也很喜欢。
伍:不过中原一带一向不认同楚声。
季:(微笑)我也不是中原人士。我又新认识了几位乐师,要去交流一下吗?
伍:好的。
Q:我已经感受到了相敬如宾的气息→_→

8.光伍
光:(搂)当然了。
伍:他和别人都不一样。
Q:好的,我已经闻到了恋爱的酸腐气。具体哪里不一样呢?
伍:我这样说吧,比他心机深的人,没有他宽容,和他差不多宽容的人,谋略不如他。
Q:(写好:出淤泥而不染)所以大王最吸引伍相的居然不是“虎躯一震霸气侧漏”而是宽容吗?
伍:宽容和聪明。宽容的人给人安全感,聪明的人相处不累。
Q:勾践和夫差的膝盖都碎了呢。那大王喜欢伍相什么呢?
光:其实一直是他在容忍我的各种小毛病。(笑)只要不碰他的底线,对他好一分,回收的就是十分。真的会上瘾的。
Q:都有什么小毛病呢?
光:纵欲。
Q:……→_→全纵到相国一个人身上了吧?
光:没好上的时候不是。后来嘛,我觉得别人都没意思了。

最后。长在搞基成自然的齐国、出仕在搞基成风的吴国、隐居在深柜楚国的孙长卿发来飞鸽传书,表示下辈子也是直男,拒绝采访。鸽子是孙长卿自己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