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不要转载。AU小甜饼,原背景刀厂,自己选择哦。LO主沉迷游戏中。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嚭文100问

*高虐致郁


1 请问您的名字?

嚭:伯嚭,字子馀。虽然很多人都叫我白喜,没文化真可怕。

文:文种,字子禽。

 

2 年龄是?

嚭:去世的时候吗?年逾古稀了。

文:六十出头。为什么我活得还没有那个混蛋长?

Q:文大夫别不开心呀,想想太宰可是你亲手送下去的。

文:(叹气)我不也是被他一个挑拨离间亲手送下来的吗?

嚭:你可以跟范蠡一起走的。

文:我已经对不住太多人了……(停顿)也包括你。

 

3 性别是?

嚭:男。

文:男。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嚭:风流倜傥,平易近人。

文:少伯说我说话太直了。

 

5 对方的性格?

嚭:(笑得滚来滚去)呆,贪吃,一戳就生气。

文:好色,八卦,贱贱的,笑点低。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文:夫差二年,会稽山下。

嚭:他来送降表。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嚭:聪明,不太会说人话。

文种:你才不会说话!

嚭:把夫差气个半死,估计山上的勾践也没少受气。

Q:那文大夫呢?

文:他在乎自己多过吴国,可以利用。

Q:怎么看出来的?

文:因为他在笑,是看热闹的态度。

嚭:我觉得你萌的时候你却已经在算计我了,唉。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嚭:聪明。笨人逗着不好玩。

Q:太宰你刚才还说文大夫呆→_→

嚭:智商高情商低嘛,多有意思啊。

文:鬼才要喜欢他!

Q:文大夫你现在就是鬼呀。

文:……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文:(嫌弃瞥)不要脸。哄人的话一套一套的。

嚭:你不是挺喜欢的吗?(咬耳朵)喜欢我夸你,喜欢我做的点心吃食,喜欢我说各国的笑话给你听。

文:滚!

Q:你们这是虐狗……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嚭:我觉得挺好的。

文:挺好的。

Q:=口= 文大夫你居然觉得挺好的吗?

文:是挺好的,他即使玩花样也会先问我愿不愿意,也没有什么伤人的癖好。

Q:这听起来是很基本的东西啊?

嚭:主要是和夫差虐待勾践形成对比了。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嚭:文大夫。

文:伯嚭。

Q:咦,反而是太宰用了比较公式化的称呼,文大夫却直呼其名?

嚭:他不喜欢我表现得和他太亲近,所以就称呼官职了。

文:……其实带了点泄愤的意思,我们那年代直呼其名是不尊重的。

嚭:我不需要你尊重,就这样卿卿我我就很好。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文:一开始是“文大夫”。

Q:那后来呢?

文:(沉默)……夫差二十三年,我去见他最后一面,才发现原来跟他过了半生,他却从来没有叫过我的表字。

Q:那名字也没有叫过吗?

文:有一次。伍相自尽后,他骂我了。

嚭:其实还差点打上去。

Q:下不去手吗?

嚭:毕竟是枕边人。何况各为其主。

Q:那太宰希望文大夫怎么称呼你呢?

嚭:叫名字就可以了。

Q:不想文大夫叫你的表字吗?

嚭:他不肯的。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嚭:呆的时候像仓鼠,机灵的时候像松鼠。都是大眼睛呢。

文:小浣熊。

Q:贱贱的干脆面君吗?

文:是的。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文:我自己就可以了。

Q:=口= 这么直白吗?

文:投其所好。虽然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不是狎玩的心态。

嚭:好吃的,然后就是教他农政经验。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嚭:他改仕吴国。虽然其实不可能。

文:(叹气)都以为他怕死,他其实怕的是活受罪。我原来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殉国,殉国前还过了将近十年他最怕的活受罪的日子……后来明白了,活腻了。礼物?伯嚭,其实我偷偷后悔过,为什么当年离开楚国后没去吴国?我……

嚭:我听懂了,你想我陪着你,好好过。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嚭:其实除了立场不同,根本就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甚至我养了那么多小娘儿他也不生气。

文:有时候分不清楚我和他那些姬妾们有什么区别,都一样在哄。

Q:那文大夫会不喜欢太宰家的姬妾们吗?

文:那倒没有。

嚭:你以前从来没说过这些,我还以为你不会吃醋。

文:我当时的位置是很尴尬的,拿什么身份和立场去吃醋?

Q:那如果有身份有立场,文大夫会要求太宰遣散姬妾吗?

文:不会,这个没关系。

Q:只要太宰对你稍微特殊一点就可以了吗?

文:(沉默)

嚭:(亲一口)其实你一直都是那个特殊的。

  

17 您的毛病是?

文:不太会说话。

嚭:准确地说他是不会表达情感,谈到利益问题的时候可是伶牙俐齿啊。

Q:那太宰你的毛病呢?

嚭:太得过且过了。他来自荐枕席,我就收了,要是早知道他当时就喜欢我,那我怎么也得咬咬牙当回君子。后来又觉得他反正嫌弃我,没必要解释了,将错就错吧。真该向他说清楚的,我是认真的。

  

18 对方的毛病是?

文:婆婆妈妈,嘴碎。

嚭:没什么毛病。包括不太会说话,其实也很可爱。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文:挑拨离间,还不止一次。

嚭:我也没办法,第一次是为了逼你改仕,第二次,我总得给相国一个交待。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文:我算计他他都不介意,唯独我算计伍相,他大发雷霆了。

嚭:知遇之恩,我虽然做不到涌泉相报,但总归不愿意看他被人推上死路。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文:上过床,没表过白。

Q:文大夫今天好直白,以前不是很不好意思的人吗?

文:近朱者赤。再说这辈子都遗憾在不好意思上了,现在人都死了,无所谓了。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文:怎样的算约会?

Q:就是纯纯的一起出门玩。

文:那我们没有。只能算约炮。

嚭:也不是见了面立马滚在一起的,也算约会吧。

文:那也是。他会教我很多东西。

嚭:后来他用我教给他的农政做强了越国,又用我教给他的列国语言说动了诸侯落井下石。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嚭:第一次吗?他看起来很难过,我以为他是为了给越国捞点好处不惜自荐枕席,可心里又嫌弃我。

文:我怕他迟早像夫差虐待勾践一样虐待我,而我居然还喜欢他。谁也不想被自己喜欢的人粗暴对待吧?哪怕只是有这个可能。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嚭:他一再坚持,我想着不要白不要,就做了。

文:嗯。与其等到被虐待,还不如放乖点算了。

嚭:我不会那样对你。

文:可我不知道,我已经被勾践那身伤给吓怕了。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Q:呃……经常约炮的地点?

嚭:我家。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嚭:我们都没有问过对方生日。

文:不可能去给他庆生,我们是敌人呐。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Q:好吧,从来没表白。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嚭:想把他哄得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文:从夫差十四年到二十三年,我几乎没怎么见过他,他忙我也忙,再见他,发现他鬓角居然全白了,可我心里一直是他十年前的模样。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嚭:(叹气)要是楚王没那么渣,也许我们可以在楚国好好过一辈子的。

文:是我给他收的尸。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嚭:他说什么我都没辙。

Q:→_→色令智昏。

文:留我用饭的时候。

Q:→_→吃货。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Q:跳过,两个互相暗恋的家伙。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文:说明吴国有重要的决策或者行动了。回去和少伯商量对策。

嚭:他没迟到过。要么直接走了,一走走十年。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嚭:发呆,生气,好奇,窃喜,甚至嫌弃,他眼睛太会说话。

文:床笫之欢的时候。

Q:╭(°A°`)╮……纳尼?文大夫认真的?

文:认真的。还有其他什么时候能正当地和他亲密相处?大家都看着呢。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文:他每次调戏人的时候,何止是心跳,压根不知道怎么对付他,只好躲着。

嚭:床笫时,他不躲了。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嚭:逗他向我发脾气的时候。

文:怎么发脾气他都不生气。

  

39 曾经吵架么?

嚭:只有冷战,利益冲突最严重的时候。

文:这没办法,他不能代替越国,我也代替不了伍相。

Q:看来文大夫看重的是国家,而太宰看重的是私情啊,友谊当然也是私情。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嚭:之前说了,我坑越国,他坑相国的时候。

  

41 之后如何和好?

嚭:他还要做事,必然要面对我这个吴国太宰,我就有机会哄哄他了。

文:但伍相那事后,大家都明白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文:想。

嚭:不在敌对阵营就做。他太难了。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文:我一直不敢肯定,毕竟他对很多人都很好。

嚭:他说梦话骂我混蛋的时候。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嚭:把人宠得张牙舞爪,蹬鼻子上脸。

Q:……真贱……

文:我不知道怎么表现。

嚭:你有的,现在回想起来,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笑的最多。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文:后来我向他学东西,其实特别怕,怕他觉得我就是这么……下贱。给了好处就能随便玩。

嚭:学完就跑,还以为他把我当过墙梯了。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文:狗尾巴花。

Q:……有那么糟糕吗?

文:不是糟糕,而是他很好相处。

嚭:黄鸢尾。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嚭、文:很多。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文:这段肉体关系,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我畏他强权,也有求于他。

嚭:被嫌弃得太狠的时候。

文:其实我嫌弃你,不过是为了保住自尊。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文:既是公开的,也是秘密。

嚭:嗯。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嚭:我不知道。尽力吧。

文:怎样算永远?到死为止?下辈子我就做不了主了。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嚭:我攻。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文:是我去讨好他,那当然是他上。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嚭:除了欠一个表白,其他都还好。

文:都死了,总算清净了。太累了。

  

54 初次H的地点?

文:他家。

  

55 当时的感觉?

文:生理上挺好,心理上不好。心情太复杂了。

嚭:可我不粗暴啊?

文:床品是好,可我如何知道你心态上是否是随意处之?要是床品再差,可能当时就断了念想了,也解脱了。

Q:错误的时间对的人,唉。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文:(叹气)温柔。

Q:文大夫你就栽在这点上了啊。

文:除了这个时候,他平时也是好脾气。

嚭:生气,委屈,还有一点点开心?他眼睛真是藏不住情绪。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文:“我回去了。”

嚭:“嗯。”

  

58 每星期H的次数?

文:每个休沐日。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嚭:当时是半推半就的,他来我就要,不来就算了。要知道是两情相悦的话,大概会把频率提高到每周三四次吧。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嚭:一开始都是最简单的,后来才敢玩点花样。

Q:都是什么花样呢?

文:他教我说列国语言,学错一句脱一件,后来一紧张就连错好几句。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嚭:喉结。不过他肯定不知道。

文:腰。他老爱捏。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文:还真不知道。碰他哪他都挺开心的。

嚭:后腰。几乎碰不得,一碰就整个人都放开了,任君采撷的状态。

文:……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嚭:不好伺候,不过我喜欢。

文:比平时还好说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Q:文大夫你还家暴啊?

嚭:没多用力,也就是情趣范围的,把他手抓来亲一口就不打了。

Q:都打哪了呀?

嚭:橘子照脸扔,踢小腿,踩脚,掴脸,捏嘴,等等。

Q:……太宰你辛苦了。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嚭:喜欢啊。吃饭睡觉人的天性。

文:跟他做是挺舒服的。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嚭:我家。

文:榻上,浴池。

Q:范围这么小吗?

嚭:我那会又不知道他喜欢我,要知道的话,肯定带出去野合。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嚭:那太多了。

文:(脸红)我不想去野外。

嚭:好吧,那就在家里后院弄片林子,就不会有外人了。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文:都有。

嚭:第一次前没有。他来得太突然,如果他一来我就跑去洗了个澡,那这事太多人能猜到了。后来后院不怎么留侍女了,留的几个都是口严的。

Q:都过夜了别人都不知道吗?

嚭:对外公开的是我在教他东西,他向宗主国领导汇报工作。那耽搁迟了留宿很正常啊。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嚭:亥时以前我教他学东西,亥时以后……我还在教,各方面的。

文:嗯。我当时和他说反正都是给吴国干活,他就教我了。他当时不认为越国还能翻盘。

Q:可文大夫你是知道的,至少你知道你们会你死我活。

文:我知道,我利用了他。可我喜欢他,也是真心的。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嚭、文:有。

 

70 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嚭:看情况,我不会主动去为难别人,可要是自己投怀送抱,那就不客气了。

Q: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渣男。

文:其实我也渣。又利用他,又不想被他看不起,还不想被他不当回事,是不是特别难看?

嚭:没有,人之常情,再说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扯平了。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文:一国太宰要是被人强迫了,那是亡国了吧。

嚭:我不算强迫你吧?

文:不算。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嚭:我不会。他分情况,他没法把侍女当木头看,不能有外人,但没外人的情况下还是放得开的。

文:一直都不好意思,我太在意他怎么看我,而这事偏偏又不能明说,有的时候,觉得太难面对他,就想躲。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嚭:相国?我会吓哭的。

文:少伯,不可能吧?我觉得他好像对这个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文:不擅长,不过只要放松配合就好了。

嚭:很擅长。

  

75 那麽对方呢?

文:应该是擅长的吧。虽然没地方比较,但从来没觉得不舒服过。

嚭:肯好好配合就可以了,剩下的交给我。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嚭:告诉我,说他喜欢我。

文:我也是。可事实上这句话我们谁也没有说过。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嚭:被我逗笑的时候。

文:近距离注视我的时候。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文:我们这种关系,我是没有资格要求他什么的。再说我们那个年代的道德观念,本身也不要求保持身体上的忠贞。

嚭:我自己都不唯一,更不能要求他唯一。而且我们那时候是阶级社会,妻妾是天壤之别。

Q:所以文大夫对太宰来说是妻?

嚭:(坏笑)他却拿自己当外室。

Q:可勾践复国后强塞给文大夫的越女是正妻不是妾啊。

嚭:(笑不出来了)离昏好不好?你纳妾没事,可是正妻……反正是勾践塞的,离了吧。

文:已经离了,我知道勾践要杀我,总不能再拖累一个。

  

79您对SM有兴趣吗?

嚭:什么程度的?蒙蒙眼睛还是有兴趣的,伤人的就不要了。

文:嗯。

Q:“嗯”是什么呀,文大夫?

文:(犹豫)……我看过他塞在书架角落里的小黄图,其实有兴趣,但当时的关系,我不可能去提。

嚭:亏了呀,亏大了!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嚭:表面上是他主动到我家来,但床笫间从来就没有开口要过,连姿势偏好都不说。(转头)要是你知道我喜欢你,我们之间也没有敌对关系,你会索要吗?

文:……会吧。

 

81 您对强奸怎麽看?

文:很过分。

嚭:吃撑了。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文:没有。

嚭:他心思太重,不太专心。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文:我不喜欢焦虑状态。这些年一直很焦虑,患得患失。

嚭:一共就那么两处地方……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嚭:第一次就算是吧。不过他总是口头相邀,真到动真格的时候又不主动了,得一点点哄开。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文:好像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嚭:其实我很吃惊,但脸上应该反应很小,他又不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人,没看出来吧?

Q:文大夫不善于察言观色吗?那在这个时代能好好活着?

嚭:他善断局势利害,不善断人。所以即便他把别人气得头顶冒烟,也得捏鼻子忍着他,谁让他说的对呢?

Q:那会稽山下太宰笑了,文大夫你怎么看出来了。

文:那太明显了,他站在夫差身后,就欺负夫差后脑勺不长眼睛,笑得见牙不见眼。

嚭:唉,一看八卦就想笑,是病,得治。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文:那不算。虽然我以为再忤着他可能会被硬来,但其实是误会。后来也是我自己选的路。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文:光是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就很难过了。

嚭:都是夫差的错,不良示范。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嚭:有趣的。聪明的。

文:技术好的吧。

Q:=口=这答案真没弄反吗?不是太宰好色吗?

嚭:(翻白眼)我养小娘儿是为了看她们鲜活灿烂,活泼可爱得活着,不是为了滚床单。至少前者更重要,当然如果她们喜欢我的话,那也会做。

文:我们的关系,我没法在情感上提要求,那只能退而求其次。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嚭:嗯。

文种:哎。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嚭:没有,怕把他吓坏。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嚭:十四?

文:(嫌弃瞥)十七。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嚭、文:不是。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文:嘴角。

Q:不是嘴唇吗?

文:他没亲过嘴唇。

Q:渣!真渣!

嚭:(哭笑不得)我以为你嫌弃我啊,就只敢打打擦边球。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里呢?

嚭:嘴角……比较亲昵,他也不抗拒。

文:正面姿势的时候多,他要我亲他,就亲在侧脸了。

Q:为什么是正面的时候多?

嚭:其实我一开始首选的是背面,对承受方来说会轻松点,但他好像不太喜欢,配合度没正面高。

文:正面会有更对等的感觉,还能看着他。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文:多笑笑。

嚭:轻声和他说话,不要光做。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嚭:就想全方位多角度地哄他开心。

文:一开始会想很多,利害关系,私情感触。后来不愿想了,粉饰太平,一晌贪欢,没什么不好的。

  

97 一晚H的次数是?

嚭:1~2次。怕他烦了我。

文:他出征出差几个月回来,其实希望他多要几次,但我不能说。

嚭:亏哭了……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嚭:就第一次在书房他自己脱,我给他系回去了,后来挪到寝室,是我重新帮他脱。

文:以后一直是他脱。

  

99 对您而言H是?

文:自我麻痹的手段。可以不用去管外头的风风雨雨了。

嚭:享受,对双方都是。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嚭:我喜欢你,是认真的。

文: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