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不要转载。LO主沉迷游戏中。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勾范50问

*有剧透,略奇葩


1 请问您的名字?

勾:勾践。

范:范蠡,字少伯。

  

2 年龄是?

勾践:去世时年近古稀。

范蠡:我长他一岁,去世时刚好古稀。

Q:同一年去世?

范蠡:我晚他数月。

 

3 性别是?

勾、范:男。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勾:越亡前刚愎自用,后来改了。

范:刻薄寡恩。

勾:你也知道!

  

5 对方的性格?

范:极度自尊,另外,越王后死后他虽然没那么倔了,但是也越发阴鸷多疑了。

勾:少廉寡耻,恶毒至极。

范:廉耻能助你复国吗?

勾:子禽的事,还有我的妻儿,哪件不是你推波助澜,你——

范:首先,是我对不住子禽,可杀了他的人是你,至于你的妻儿,实则是你自己害死的,你要是早点向夫差低头,你妻子就不会死,你要是没有趁夫差兴兵在陈,鼓动姑蔑袭吴,你的太子也不会死——是你自己不听劝。

夫差:姑蔑一事确是你勾践自找的。你的太子,我的兄嫂,一条命抵两条,都算便宜你了。何况越太子还是病死的,我本意只要他入吴做质子而已。

勾:(冷笑)夫差,我与范蠡或许还是糊涂账,你又算什么东西?

夫差:(振衣)自然是你委身承欢十余年的君主。

勾:(撸袖子)

Q:别打啦,生前还没打够吗?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范:阖闾十八年,就是檇里之战前一年。

勾:当时我父王病重,我摄政,他来求仕。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勾:尖锐。

Q:怎么说?

勾:他说,“越王一死,吴王必当趁丧来伐,这缠绵病榻该久些才好。”

Q:怎么猜到我们大王会动手的?

范:不是惯犯了吗?

Q:……那范大夫对越王的印象呢?

范:还是个可以调教的老板,虽然缺点也很明显。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范:深情。

Q:可是范大夫,越王那点深情可不是给你的,更何况,还是你亲手毁了他作为“勾践”的一部分。

范:不好吗?能得他深情的两个人已经死了,而且他再也不会有能力去爱别人了。

Q:啥意思?

范:于是他就成了我的同类,而且,活着的人里头,也只有我还知道他是“勾践”,不单是“越王”。

Q:你真变态哦。

勾:何止是变态!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范:自然是不听劝,不过嘛,能把他调教到听话也是种乐趣。

勾:他根本没有人性。

Q:可是夫差二十三年吴亡,范大夫有劝文大夫走,还在渡口等了一天。

范:(叹气)我说过,我对不起子禽,拉他出仕越国的人是我,可他根本无心名利,真正想要一战成名,发泄控制欲的人是我,他倒背了恶名,还受了那么多年苦。

Q:那你不带文大夫走?

文:是我自己要留下的,不管怎样,吴国生灵涂炭,是我造的孽,不能再一走了之了。

Q:范大夫你就不觉得对不起吴国吗?

范:不觉得,家国颠覆是常态。

嚭:子禽,回家吃饭。(拖走)

Q:哎,太宰大人,你居然叫文大夫的表字了?

嚭:(翻白眼)人死事了,纵然他弄死了我,我也弄死了他,好歹在私情上,我们一直是真心的。

文:(脸红,嫌弃)吃什么呀?

嚭:人间新流入的食材,是什么先不告诉你,回家吧。

文:哦。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范:还可以吧,总算调教出来了。

勾:不堪回首。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范:他还是太子时叫他公子,他继位后叫他大王,在吴为奴时叫他名字,后来又叫他大王。

勾:(嗤笑)我居然叫了他二十五年“少伯”。

Q:后来怎么改成直呼其名了?

勾:……我杀了子禽之后,他从齐国来信,将当年所作所为通通告诉了我。

Q:=口=范大夫你这何必?

范:自然是报复。

Q:为了文大夫吗?

范:嗯。

Q:不知道的以为你爱着文大夫啊?!

范:从广义上来说也没错,我与子禽是朋友。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范:随便叫,称呼而已。

勾:我不想看见他。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范:挚鸟。

勾:乌鸦。

Q:好好好,都是黑色的鸟,绝配。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勾:毒酒。

范:我到齐国后,每年都给他送东西。

Q:为什么?还有送的啥?

范:让他记得恨我,别忘了我。东西嘛,什么都有,好像还有过吴服?吴亡后会做吴制礼服的人可少了,我寻了很久的。

勾:我原以为夫差脑子有病,后来才发现他更有病,我他妈居然跟两个疯子纠缠了半生。

Q:那范大夫送的东西你还收?

勾:(沉默)

范:我说过了,我是世上唯一一个还知道他是“勾践”的人了。

Q:其实还有个施姑娘。

范:(悠然)说来,她和我也是一路人。

施:我好歹没对阿郑下过手。不过我确实不关心勾践。所以,范蠡你应该是世上唯一一个知道勾践,并且还对勾践有兴趣的人。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范:他的死讯。

Q:我真的不明白啊!

范:我用每年送礼的方式,让“勾践”苟延残喘地活在“越王”体内,可是,真要解脱,唯有一死。

Q:所以范大夫你其实还是对越王起了恻隐之心?

范:(叹气)人算不如天算啊。

Q:那越王想要什么礼物?

勾:让他死。

Q:啧啧。

范:你不死我便不死,好歹让我陪你活着吧。

Q:所以你俩同年死不是巧合吗?

范:我病了两年,到最后就是药罐子,拿钱吊命罢了,但我不能死在他之前,不然可就只剩他一个了。他死后我就停药了。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范:当然还是不听劝。

勾:他连子禽都能往火坑里推,这还是他唯一动过真心的人。

范:唯二。子禽是朋友。

  

17 您的毛病是?

范:其实爱无能这种事不能怪我,天生的。

勾:刚愎,多疑,报复欲强。

  

18 对方的毛病是?

范:过分自尊,刚愎。至于多疑和报复欲,我以为那是优点。

勾:爱无能。包括他自己,他都不爱。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范:不听劝。

勾:我妻儿的事情。

范:我说过了,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范:他其实是怪我为什么没有多劝他两次,以为多劝他两次他就听了,他妻儿就不会死。(难得一笑),可事实上,人往往不疼就不听话,包括你们的吴王夫差,也是这样。

Q:夫差已经开除吴籍了,就这样。

勾:……主持人你不是吴人吗?有这么埋汰自家吴王的?

Q:(正色)正因如此。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Q:相爱相杀,我懂。

范:没有杀。

勾:放屁!

范:血债,你该算在夫差和你自己头上。

Q:可夫差强幸越王的事是范大夫你捅出去的啊?

范:我不说,她也快知道了,我说了,她也不过早死数月,还能救越王一命。

Q:那就是相爱?怎么那么别扭呢?

勾:爱个屁!

范:(转头)别不承认了,到后来你心里不舒服,不是只对我倾诉吗?

勾:那我还能和谁说?

范:你没对子禽说,说明你依赖我。

勾:找子禽只会被气个半死吧?

范:子禽只是迟钝,而我是没有羞耻感的,不能共鸣,你真要讨安慰,你该去找他,这一点你心里其实也清楚。

勾:(撇嘴)

Q:那为什么不找文大夫呢?

范:负疚感,他不想给子禽再增加压力了。当然其实子禽还受得了。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范:没有约会,只有密谋。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范:隔三差五就密谋,没什么特别的。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勾:我当他是心腹。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Q:经常密谋的地点?

勾:吴国,我住的地方。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范:不准备,没意思。

勾:压根不知道他哪天生辰。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范:没有告白。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范:我陪了他三十七年,包括天各一方十二年。

勾:他曾经是我心腹。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范:我都忍死相待了。

勾: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范:都有辙。

Q:可怕……

勾:在我不冷静的时候,他会用挖伤口的方式劝我。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勾:赶紧变!

范:你真是这么想得吗?

勾:太真了。

范:还是那么要面子。我病重那年,例行的送礼晚了几个月,他连着派人来齐国打听消息。

勾:看你死了没有!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范:可以啊,我爱不爱谁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对方回应。

勾:可以。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范:又让夫差诏去了,有事就先和子禽商量着处理了吧。

勾:他不迟到,他逃跑。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范:想杀我却杀不了我,恨得咬牙切齿的模样。不过我其实没有看到过,毕竟他在越,我在齐。

勾:他永远一张棺材脸,没表情。

Q:偶尔有笑的。

勾:他笑的时候都没好事,我宁可他不笑。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范、勾:没有。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范:掌控全局的时候。

勾:我和夫差对他而言不过是两枚棋子。

范:你不止是。

 

39 曾经吵架么?

范:不吵,只有他生气。

勾:他既然连他自己都不爱,怎么会生气?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Q:越王不听劝的时候范大夫也不生气?

范:一面觉得麻烦,一面又觉得这样有难度才有意思。

勾:他就是个疯子。

  

41 之后如何和好?

范:我去齐之后,他只想杀我。

Q:越王想杀你你不难过?

范:惦记总比遗忘强。我也不在乎别人想不想杀我。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勾:不做。

范:不做,他简直是我一生最大的失算,不想重复一次了。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范:我只知道他需要我,甚至依赖我,至于到底算不算爱就不清楚了,不过也无所谓。

勾:从来没有。

Q:哪怕越王你还不知道真相的时候也没觉得过吗?

范:他总以为忠君是本分,我替他考虑他都理所当然,我替他考虑的不够他还恨我。要不他后来怎么偷偷羡慕阖闾呢?

Q:……

嚭:我早说过范蠡不忠,只顾自己玩罢了。

Q:太宰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嚭:孙长卿也喜欢玩,不过长卿还是个捂得热的。

Q:真可怕。

光:羡慕不来的,连文种都只是忠于越,而不是忠于你勾践。

伍:(对勾践)难怪你居然替我收尸。

光:(笑)我即是吴,吴即是我。

Q:狗眼已瞎,大王你们又秀恩爱。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范:把他的利益最大化。

Q:我觉得越王可能宁可不要……

范:我不觉得,复国是他自己选的路,我没逼他。

勾:想杀他算不算?

Q:算吧。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勾:……原以为他只是面瘫,有些事一开始只是怀疑,可他那封信……

范:我没有自欺欺人的爱好,你该知道一切的。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范:兰花。

勾:断肠草。

Q:咳,断肠草和金银花长得很像,总有人把毒当药吃。

范:应该说药毒同源,能治不就好了。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范:越王后那事,还有我与施夷光里应外合的事。至于越太子那事,可真与我没关系,我只不过是没救,可没出手害。

勾:他逃齐之前,我没瞒过他什么。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范:素族出身。

Q:我以为你不在乎?

范:在乎,我需要自证能力,而这个出身限制了我。

勾:夫差那事。

范:然后他骨子里更加自尊了。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勾:世人都当他济世救难,功成身退,你说呢?

范:你我的名字纠缠了2500年,自然是公开的。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范:不能。

勾:恨他也许能。

Q:……你们开心就好。

 

Q:那后50问……

范:没做过。

Q:……那问点别的。范大夫,太史公说你把自己儿子都坑死了啊?

范:不能算我坑的,我不过没有救而已。

Q:不会难过吗?

范:我又不爱,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Q:那你这一生就没难过的时候?

范:最后病重那两年吧,与天争命是很痛苦的。

Q:什么病啊?

范:肝病。

Q:该!那你最后人没糊涂吗?

范:糊涂啦,清醒的时候少,经常昏过去,也分不清楚是睡着还是醒着,后来眼睛也不行了,连白天夜里都分不清。

Q:啧啧,没自尽寻个痛快?

范:不是说了吗?我要等勾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