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不要转载。AU小甜饼,原背景刀厂,自己选择哦。LO主沉迷游戏中。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光伍小段子集合5

年幼的伯嚭坐在伯州犁膝头,脚还调皮地伸到河里,一下下划拉着水。隔壁竹筏上的越人船工在唱歌,歌很好听,伯嚭很快跟着哼了起来。博闻的伯州犁摸摸孙儿的 脑袋,笑道,“小家伙,知道自己唱的是什么吗?”很多年后,伯嚭对文种哼了这首歌,只哼了调,没有唱词。又十年,文种才知道这歌是有词的。

 

 

民间传说头毛软的人脾气也软。这天,又一次安抚好熊弟弟的伍尚在给伍员扎总角,摸着弟弟软软的头毛,内心十分感慨:大骗子!

 

磨合期求着对方吃醋。“我养了五个姬妾。”“嗯。”“你不吃醋吗?”“此公子家事。”“可我觉得你应该任性些。blabla”最后,伍员终于被姬光磨叽怒了,一通乱哄,“吃!行了?”“哎。”

“我养过沈尹戌。” 

“……我比他如何?”“高。”“还有呢?”“呃…脾气更…更独特?”之后姬大王惨遭家庭冷暴力,被晾了三天。小终累幸灾乐祸,“耶耶,撩过火了啊!”

 

最初,姬光即使在私下也会管伍员叫“相国”,理由是,这是像“小君”一样的尊重称呼。但后来姬光改了,为了让伍员叫自己名字而不是“大王”,只好带头示范。 

 

伯嚭活着的时候就一直对地里的牛垂涎欲滴,可惜不能做糟糕的带头示范——牛还要耕地的。可后来他死了,而文种还做了潮神。“子禽,卷头牛来吃嘛~”“滚 蛋!”文种虽然没真兴风作浪卷头牛,却把庙里的牺牲给弄来了,“只有牛头,凑合吧。”

 

吴亡前的梅里,六月,突然下了场大雪,天地茫茫,甚至还引来了丹鹤翱舞于野。越人说这叫国之将亡,妖相频出。可吴人却说那是王姬变回丹鹤,回天上去了。(鹤舞公主)

 

大王初继位,太穷,虽然明明很爱华服玉宇,也只能忍了,不能做不良示范。十年后终于有钱了,可是伍相表示,家具没坏为什么要换?长年消费欲得不到满足的大王只好采取了其他发泄♂方式。

 

初继位的姬大王抠得不行,内衫都补丁,抠下来全拿去养兵了。伯嚭却常常来哭穷,总说养不起家眷。姬大王面上哄着,背地却对伍员抱怨,“拿了三份俸禄来不 够?他也太能花了!”“谁让你给他塞了七八个美人。”“谁知道他真的照单全收啊!”“算了,他一个人干了不止三个人的活,养着吧。”

 

伯嚭的小孙女用一根树枝捅了附近所有的蚂蚁窝,高高兴兴烤了一盘逼她耶耶吃。围观的伯嚭笑得蹲到地上,“大仇得报啦!”嘴还没合拢就被小孙女趁机塞了一筷子。

 

等伍员的人头真的挂上了东门,夫差倒有些后悔了,只是明旨难追,只好私下授意伯嚭把残尸安葬。十余年后,勾践让文种将东门的骷髅取下,一并安葬。文种捧了 木匣上了虎丘,启了坟,却不敢开棺开匣,只好将木匣放在了棺侧。“那个……你,将就一下。”又数年后,伍员投桃报李,携文种魂灵出海去了。

 

夫差十四年后,伯嚭苦心支撑近十年,之后也死得惨烈,倒是颇激起了吴人的同情。只是勾践不爽,偏偏要戮尸,却又让文种一句“民心可畏”给劝住了。勾践气 道,“那便随你吧!”文种听不出反话,当真很随意地把伯嚭埋在了太宰府。后来勾践让文种分管故吴政事,文种又住到了昔日的太宰府。

 

伯嚭真是死去活来也想不到,头七过后,魂灵有识,却发现自己居然还在太宰府里,只不过如今离不开坟头三尺远,只好被迫天天看着文种宵衣旰食,竭其所能弥补 吴国平民。伯嚭原想早日投胎一了百了,可看到文种斑白的鬓角又心软了。“呆子,你越是如此,勾践怕越是不会放过你了。”

 

勾践忌恨,展开了丧心病狂的洗脑式舆论宣传,终于把伯嚭黑成了黑锅帝。百年以后,伯嚭吃不到人间一点供奉,只好赖在已经成神的文种府上求包养。你也有今天 啊,文种暗搓搓地想着,但还是会时不时搜集些人间新出现的进口食材,扔给伯嚭玩。

 

孙吴时,孙綝平伍庙,没遭报应。文种蹲在云头问伯嚭,“这是为什么?”当年孙权掘虎丘,却是电闪雷鸣,十里可闻,活活将一干人等劈回了家。伯嚭悠然道,“此冯媛当熊也。”

 

勾践想,文卿眼里只有社稷没有我,甚至没有“越王”,这实在不是件好事——伯嚭临终说的对,文卿不似伍员,伍员会为了一个不争气的吴王束手赴死,而文卿,一旦太子不贤,他是会效伊尹的。

 

祭文种的庙是吴人率先立起来的,还十分风趣地建在了伍庙隔壁。没多久,不过瘾,又给“惨遭迫害”的施姑娘也立了个。越人们不敢告诉勾践,倒是远在齐国的范蠡一封帛书捅漏消息,险些教勾践气炸了肺。

 

俩潮神做了邻居,主要是伯嚭强烈要求的,其实姬光不太乐意看到越人,而文种有点怕伍员。伍员觉得既然做了邻居,有些事还是要讲开,于是就去找了文种,文种 方了,东张西望找伯嚭,恨不得躲一躲。“你怕什么,又不会吃了你。”“那个…你们还恨我吗?”伍员立在云头指了指人间,“他们都不恨了。”

 

成了潮神后,立场对立没了,再加上一些弥补心理,文种对伯嚭简直好得让伯嚭毛骨悚然。伯嚭突然想起小时候随祖父在楚,同公子黑肱一道出差,渡河时一名越人船工对公子黑肱唱了那首著名的曲子,那样热烈深情,是个人都拒绝不了。“大概越人都是如此吧。”

 

人间流行煮茶后,文种从祭祀的贡品里带了点回来,交给了伯嚭。伯嚭试着煮了,喝了一口后喷出三尺远,“呕……”“连你都处理不好吗?”“这一锅烩还不如清 水煮。”,伯嚭面有菜色,“听说隔壁带回来的是炒锅?这个好,我也要。”“好好好,下次带。”

 

淳朴(?)的吴越人民给两位潮神上贡过很多东西,最后发现,居然是供吃食时显灵几率最大。而丧心病狂的信徒们,终于有一天抬着整牛整猪来求子了,“潮神大 老爷~”文种吓得跌坐在云头,拿眼觑伍员,“这个…好像不归我们管吧?”最后还是伯嚭给了意见,把那信徒和他失和多年的夫人在江上困了几日。

 

关于经典地图炮。夫差:姓姒的都不是好东西。勾践:姓姬的都不是好东西。熊轸: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