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不要转载。LO主沉迷游戏中。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写手双人问卷

 @东风解冻 


1.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正经不过三秒,下限越丢越低。

 

 

2.回忆一下对方写过的同人,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吧。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乐往哀来摧肺肝。

 

 

3.你觉得最能体现对方对于CP理解的一段文是?

夫差二十三年冬,勾践打破了阖闾城。君臣按班处宫,一如当日的郢都。伯嚭被推到了殿前,神情疏朗,步履自若。
左右呵斥:“何不跪拜!”
“今天我不想跪。”伯嚭挑衅地望着勾践。越王倒也不急,拨弄着佩剑的流苏,“太宰脾气见长呢。”
“我是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大王不知道么?”伯嚭眉眼弯弯笑得欢畅,话里饱浸了恶毒,“寡君生前,曾寄给范、文二位大夫一封信。”
勾践怫然变色,恨不能掐住伯嚭的咽喉,“一派胡言!”
伯嚭笑意不减。他们还是不了解他。以为年年贿赂就能收买了么?做梦。——《同仇》

 

范蠡不以为忤,语气笃定而精明,“蠡有片言,更不多赘:相国明于治下,暗于择主;徒念阖闾之顾命,不察夫差之背德。今乃自处嫌疑之地,功高震主。只恐吴王回銮之际,便是相国见法之时。”
太子友心中本就忐忑,闻言不禁怒上脸来,“你住口!”身子一阵阵恶寒。王孙骆亦忡然变色,紧张地望向伍子胥。而他们已被罢免、九死一生的相国却眉目安详,“诚如所言。”
连勾践都觉得这胜利来得太轻易了。太子友心如刀绞,薄唇褪尽了血色。范蠡诧异地看着对方,一刹百念闪过。
下一句,如属镂出鞘,断金截玉,斩落了所有的臆想:“但此时此地,却由不得你这样说。”
战场上的风似乎也屏住了呼吸,草叶全部俯伏在地,只听伍子胥朗朗正告:
“你所言不过是以道事君,不可则止。我今夙夜在公,岂为夫差一人。况夫差不德,百姓何辜?社稷何堪?”
“我的亡妻与孩儿都是吴人。我在这里度过的岁月比在楚国还长。范大夫,适才你诘我以见机,可曾想过我毕生心血,怎肯坏在你的手里!”
“至于谋身……”他轻嗤一声,“我也不问勾践待你如何。且说有朝一日,你会舍越而去吗?”
范蠡的眼神变了。他自认与文种是不同的,没有那种矢志靡他的贞节,更看重君臣作合。仕越日久,有太多不足为外人道,他还真想过功成身退的事。
伍子胥的表情有些讥讽了。这里是姑苏,是他与阖闾惨淡经营的地方。他曾经对夫差苦口婆心讲过那么多道理,那些鞭鞭见骨却唤不起半点痛定思痛的话,现在就嵌在了越国君臣的脑中,根深蒂固,迎风生出傲然的枝叶来。
勾践哈的一笑,言语间尽是不齿,“谁不知你心里只有那个死人。老来受辱了一次又一次还甘愿卖命。”他似乎还嫌范蠡说得过于文雅,句句尖刻,“眼下你三人已如俎上鱼肉,姑苏城唾手可得。早早下车就缚,免污刀斧!”

……

范蠡终于醒悟:伍子胥哪里是以质换质,分明是意在勾践!几乎同时,弓弩手不待将令便一齐放箭,如蝗噬谷,这才使两人分开。文种踊身跳上王车,一把扶住勾践,只见颈血四溅,已人事不省。范蠡惊魂甫定,怒道:“伍子胥!你不守信义!”
伍子胥身中十七箭兀自不倒,嘴角淌着血,一脸蔑然,“尔等也配谈信义?!”
又有几个士兵簇拥上来,小心地将勾践抬下。一向老成矜严的文种大为失态,“你这疯子——!”佩剑在身也不去拔,竟欲挥拳相向。
伍子胥只是哂笑,“我身既已许国……”猛地咯出一大口血,以剑拄地,一双眼睛犹自雪亮,倒教文种愣在了当场。众人近前观之,已气绝。
范蠡摇摇晃晃地下了车,见勾践面如土色,一息尚存,眼中一酸险些堕泪。天上的云飞跑着遮住了太阳,在地下投射出诡谲的阴影,像是吴人的嘲弄。
他们无法理解这种感情。一个亡命天涯的赌徒,借助吴国实现了全部野心,最后输得一无所有,竟然还能为这片江山殒身不恤。——《起死》

 

在伍封的记忆中,父母之间并不算太亲密。阖闾九年后,父亲位极人臣,国内外不知有多少大事要他操心。母亲身处贵盛,不废纺绩井臼,从旁人妒羡的目光中安然去远。他们偶尔坐在一起交流,也只是谈谈儿女的未来,相视而笑,似乎心愿已足。
直到他长到十岁,才懵懵懂懂地感知,那样的岁月静好,竟是父亲毕生求之不得的。

……

血腥扑鼻而来。夫差定了定神,看到了地上的两个人影。
阖府缟素,唯有她盛装得宜,静静跪在伍子胥身畔,握住他冰冷的手贴到自己脸颊,衣襟沾满了鲜血。然而不同于外间仆婢的泪不敢出,她面色苍白,却显得更为庄重,仿佛是在履行大典的职责。
居然是楚服!夫差的头皮被刺痛了。果然非我族类,连他的女人都不温驯。他不能降尊纡贵逼她起身行礼,只好克制着情绪发问:
“他死前,可曾说了什么?”
肃霜慢慢仰起头来,望定了夫差。他以通敌叛国的罪名杀害了贤相,现在又想求得心安。她似咀嚼着极大的痛苦,以至于说话都很费劲:
“相国临终,要求把他的头割下来,挂在城门,看着越军打进来;尸体裹上鱼皮,沉入大江。”
夫差瞪大了眼睛,心底的火苗噌噌地蹿上来。女人似乎没看见他发颤的手,一字不差地复述,面无惧色:
“‘我会随着汹涌的潮水,回来看一看吴国的灭亡!’”
夫差被气怔了,反应过来后,怒不可遏,吼声惊得窗外的飞鸟纷纷离树:
“疯了,疯了……他疯了,你也疯了吗?!伍子胥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河上歌》

 

 

4.贴出你最喜欢的对方的一段文。

“你是怎么做到在失去了那么多之后,还保持这样的活力的?”文种再次问。
孙权不敬阖闾,发掘虎丘剑池,欲寻找传说中的宝剑。
孙綝专权恣肆,侮慢民神,烧毁了大桥头的伍子胥庙。
“我不是你,不会这样瞻前顾后。”伍子胥淡淡地说。他刚从上虞回来,安慰了一下丧父的曹娥。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他用喑哑的嗓子吟道。那么多年了,属镂对声带的影响仍然没有消除,“听说上面的国家还是叫吴。”
他像个少年一样快意地挑衅。文种大恚,抱膝不理他了。
而属镂依然游走于江潮中,对每一个试图攫取他的人施加祥瑞。得放手时且放手啊,他想。——《殉》

 

 

 

5.贴出自己修改最多的一段文。

“痴夫差大闹姑苏台”

而姑胥台那边,夫差将勾践呼来喝去,有意想看看勾践能忍到几时,连入夜了都不放勾践走,自己和施夷光调情,还要勾践在一边倒酒。

勾践面无表情忍了。

夫差就问施夷光,“从前见过你们越王吗?”

施夷光柔声道,“妾出身寒微,不曾见过。”

“现在他来给你倒酒了,感觉如何?”

“他现在已经算不得越王了。”,施夷光看看勾践恭谨卑微的样子,轻笑起来,“他来倒酒也就和旁人没什么不同了。”

“哦?”,夫差横躺下来,支腿撑头,好看清勾践的表情,“勾践,你自己觉得呢?”

“臣是与不是,都由大王定夺。”,勾践答得四平八稳。

夫差却不满意,摇了摇头,“你还是不服。”

 

有完没完!勾践只道夫差爱听人表忠心,只好回道,“臣愿做大王鹰犬。”

夫差叹了口气,见勾践还是那副做小低伏的模样,索然无味,挥挥手,“你下去吧。”

勾践顿首起身,正准备告退,抬眼却看到了施夷光一个怜悯的眼神。

你自己和柔媚上,数典忘祖,倒还要来可怜别人!勾践心里跳了个火星子,越烧越旺,眼中也冒出毒火,浑然忘了施夷光本就是选来媚上的。

夫差当然注意到了勾践的眼神变化,眯了眯眼,“等等。”

勾践咯噔一下,强自镇定下来,恢复了一脸死人样。

“滚!”,夫差大怒。

便是妇人来天癸也没你这般喜怒无常!勾践也是一肚子气,咬牙再拜,退了出去。

 

夫差转头问施夷光,“刚才怎么回事?勾践是为什么忍不下去的,嗯?”

施夷光语调如常,“妾觉得他也算可怜,多看了几眼,他哪里被越人这样随意直视过,许是难以忍受尊卑易位吧。”

夫差见施夷光答得坦诚,也没同她计较这越人之间的同病相怜,“行了,睡吧。”

 

此后每天夫差都要将勾践叫到身边,一句句专挑戳心的话讲,不到夜深不放人,结果当然是互相折腾,一人一肚子火。

“晦气。”,十余日后夫差终于累了,暂时不想再看到勾践,姑胥台也住腻了,准备下山回阖闾城。

 

 

6.贴出你认为对方写的角色最还原的一段文。

“汝设计贷粮,蒸之诈为谷种相还,以障夫差耳目,使吴中颗粒无收,民不聊生。刻毒至此,岂谓神灵不鉴!”
“已经遭天谴了。”文种神色惨然。

“勾践算什么‘天’。”伍子胥鄙夷道。
几条飞鱼敏捷地掠过,激起了文种骨子里的倔强。他呼地坐起来,顾不得半身还浸在水里,“那么相国引我军入吴,又是为什么?”
伍子胥没有计较他的冒失,目光遥遥西指,那是穹窿山的方向。就在文种以为他不会回答时,温然开口了:
“我有一位故人说过……用不着我给你背兵法吧?”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修橹轒輼,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堙,又三月而后已。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卒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
“想堂堂正正从盘门进来,你有几分把握?”他语气安详,在文种听来却是轻视。后者满心不平,无法相信伍子胥会为了士民的性命作出这样的选择。——《潮打空城》

 

 

7.给对方出个题吧,什么都可以哟。

想看伯爷爷。

 

 

8.现在按照上面对方出的题写一小段文吧。

沈尹戌道德洁癖,平生看许多人不顺眼,其中最讨厌的,还要数姬光。

“沈将军,你不想为我所用,我也不强迫你。只不过赢了这一场,大王正打算庆祝一下,祭个天什么的,你知道的,我们蛮夷之地,祭天是要杀俘的,随你一起被俘的楚军好像人数还不少吧?你放心,你我是一定会保的。”

“公子光!你如此视人命为草芥,也不怕遭报应!”

姬光一摊手,“沈将军慎言,要祭天的人可不是我。我是个大好人呐。”

“大言不惭!”,沈尹戌五花大绑,还要抬脚去踹姬光。

姬光跳开两步,“好好好,我不要脸。可你不也没自尽吗?都不是什么圣人,就不要要求那么多了。”

沈尹戌沉默片刻,不再暴跳如雷了,“我尚有妻儿,一死了之又如何对得起他们?”

姬光一摊手,“这就对了嘛,这样吧,你从了我,我保你旧部不死,不从,我就塞一堆热辣的小娘儿给你,看你能守身到几时,还能不能对得起你那在楚国苦苦相候的妻小。好好想想。”

沈尹戌气得翻白眼,“我从了你,你难道就会放我回楚国和妻小团聚?可笑!”

“总不会比现在更差了。沈将军既然是君子,不妨舍己为人。”

 

后来沈尹戌返楚,人们只知道他做过俘虏,却不知他还做过姬光的幕僚。虽说不情不愿,但还是从了。沈尹戌每每想起,只觉可耻。

 

 

9.试着写一段对方喜欢但是不常写的CP的文吧。

陈寿写到姜维的时候几易其稿,不能成章。半月后,陈寿去了趟天水,企图从那家伙的成长轨迹上挖出点新鲜的料来。可惜的是,天水人大都不愿提起姜维,一提,不是破口大骂就是缄口不言。

后来,陈寿冒险找了刘禅。

“你不是讨厌他吗?那么尽心做什么?”

陈寿说了一半真话,“著史者当秉笔直书。”

“不如春秋笔法。”

 

 

10.写一段对方本命CP的小黄文,140字以内,注意尺度。♂

AU。

不娶何撩!刘禅看着姜维那张一本正经的脸,觉得这话说得简直太对了,又摸摸自己胸口,万分惋惜,这要是个女儿身就好办了,勾引他,还怕他会不负责?

“你在想什么?”

“犯罪心理与嫁娶婚俗。”

 

 

11.挑战一下用对方的文风写一小段自己的本命CP。

后世戏说里总爱说曹操是被一把火烧退的,可事实上那把火不过是趁胜追击时的飞来一笔罢了。战争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浪漫。

“说书的,那后来怎么样了?果能告慰孙将军在天之灵吗?”

说书的也是耿直,“他们都是不信鬼神的人,人都死了,哪来的在天之灵?”

听书的小姑娘朝台上扔了个橘子,嗔道,“你真气人!”

“再说大丈夫图谋天下,只是为了一场告慰吗?”

(然而并不像_(:з」∠)_)

 

 

12.喜欢写HE还是BE,为什么?

史向必然不会太圆满,但也不算BE嘛,光伍这种,单是狼狈为奸的过程就甜到齁了。AU作为一种心理弥补,就绝不发刀了。

 

 

13.最想看对方写什么CP的文呢?

太宰与孙长卿,好像还没见过这对的。

 

 

14.有想过和对方合作填坑吗?

没有哎,因为文风差别的问题,紫苏是个正经人,我写写就逗起来了。

 

 

15.没有题目啦,那么对小伙伴说一句话吧。

北极圈里幸好有人投喂。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