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不要转载。AU小甜饼,原背景刀厂,自己选择哦。LO主沉迷游戏中。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光伍小段子集合7

*最近沉迷毛子剧,产力低下,整理旧段子混更一下_(:з」∠)_


如果吴越也流行搞谥号。大王是辟土服远曰桓;伍相是执心决断曰肃,但如果是大王定的,还会加上滤镜,愍民惠礼曰文;夫差是武而不遂曰庄,如果勾践来定,会给他安个外内从乱曰荒;勾践是重光丽日曰宣;文种是大虑克就曰贞;范蠡本该是甲胄有劳曰襄,如果勾践干预,会变成隐。


精怪。少年时代的伍员心很大,漫山遍野地浪,因此,他见过很多美人,男的、女的、楚国的、异国的、贵族、庶民,甚至奴隶,他又同时认识许多植物,终年开花的、从不开花的、高大繁茂的、柔美绮丽的、一岁即死的、百年尤幼的……于是伍员渐渐习惯于将美人们和植物做类比,这很有趣。

申包胥第一次听到这种玩法,问他,“那我是什么植物?”

“你不是美人,我没有想过。”

“那你是什么?”

伍员想了想,“我现在可能需要一面镜子。”

“你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吗?”

“知道。但自我评估这很难。”

后来伍员去了趟鲁国,回来之后就不再玩他的植物与美人了。

申包胥问他,“怎么了?”

“我在鲁侯的宴会上见到一个人,而我无法用我已知的植物来描述他。”

“那他像什么?”

“像云梦泽深处的精怪。”神秘的,诱人的。

可惜那年的申包胥不但耿直,而且不解风情,“哪种?吃人的还是勾魂的?”

伍员皱眉道,“精怪不能两样都干吗?”

申包胥惊道,“先X后X?好生凶悍。”


如果他们也看爱情动作片。太宰的文件夹叫动物世界,下设国籍文件夹,再设演员文件夹,分门别类,荤素不忌。大王会找几个国外的在线付费,从不下载。文种在中学时看了学校发的启蒙书,然后自己找了生理学来看,然后弗洛伊德,后来有一段时间他觉得这事有点无聊。伍相也是一路找书看,但涉猎更广,买过医学图谱、《亲密关系》。勾践看早期黄色武侠,最后X点升级流种马文。范蠡沉迷于二次元,觉得活人没意思,还是攒钱买高定娃娃吧。


胡子(看猫咪纪录片时开的脑洞)。姬光刚蓄须时很爱折腾胡型,就像小娘儿喜欢折腾发型一样,挨不过三个月就要换一换,八字、长髯、络腮通通试过。后来终累出生,嫌弃他耶耶的络腮扎人,总要挣开怀抱去。姬光终于乖乖剃成了最常见的短髭,消停了。十几年后的一天,姬光突然又折腾了起来,“终累,你说是不是我这胡子造型不讨他喜欢?”年少无须的终累很无奈,“父亲,你见过有人和秃头聊发型的吗?”


吃瓜。姬光,意外的具有少女心,热爱高甜度水果,对淡瓜嗤之以鼻“做瓜的尊严呢?”。伍员,嘴太糙,还懒得买瓜,一度依赖维生素片,后来帮姬光处理淡瓜。文种,对半开,拿勺子挖,先挖中间最甜的,结果越吃越不开心。伯嚭,拍瓜小能手,生的熟的脆的沙的都能拍出来,负责给文种挑皮薄点的瓜。勾践,不吃无籽西瓜,因为热爱吐瓜籽,总是屯半嘴瓜籽,然后对着两米外的垃圾桶发射。范蠡,只管自己跟前三寸地,买瓜只买切好的一人份,路上吃完,和勾践做过室友,不介意勾践乱吐瓜籽,但因为勾践的吃瓜姿势,一度以为对方是直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