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章

草稿,请勿转载。由于Lof开始要求实名,这个账号以后将不再更新,也无法回复评论和私信,大嘎AO3见。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shaozhang/pseuds/少章

©少章
Powered by LOFTER
 

观世镜3(8月25有更新)

*混合同人 春秋潮神/三国东吴

*周尚在丹杨曲阿是私设,只知道他后来实领丹阳


然而孙坚并没有在雒阳过上几天太平日子。

为了不给董卓以喘息,孙坚整军后便帅大军西进,董卓命吕布阻击,不敌,五月初,孙军出函谷关。函谷关往西就是长安,一马平川,再无天堑。

就在董卓见擒的当口,孙坚却收到了急件:半月前,刘表诈杀宗帅豪强,夺取军队,攻打荆州,袁术防御失败,长沙、武陵、零陵、桂阳失陷,荆州八郡去其四。

黄盖无法抑制地流露出了“要他何用”的表情,“咱要不要理袁术?”

程普道,“理个球。”

祖茂稍稍给面子,“咱听明府的吧。”

孙坚踱了两步,向孙策道,“你说说。”——自从雒水火攻之后...

 

光伍小段子集合7

*最近沉迷毛子剧,产力低下,整理旧段子混更一下_(:з」∠)_


如果吴越也流行搞谥号。大王是辟土服远曰桓;伍相是执心决断曰肃,但如果是大王定的,还会加上滤镜,愍民惠礼曰文;夫差是武而不遂曰庄,如果勾践来定,会给他安个外内从乱曰荒;勾践是重光丽日曰宣;文种是大虑克就曰贞;范蠡本该是甲胄有劳曰襄,如果勾践干预,会变成隐。


精怪。少年时代的伍员心很大,漫山遍野地浪,因此,他见过很多美人,男的、女的、楚国的、异国的、贵族、庶民,甚至奴隶,他又同时认识许多植物,终年开花的、从不开花的、高大繁茂的、柔美绮丽的、一岁即死的、百年尤幼的……于是伍员渐渐习惯于将美人们和植物做类比,这很有趣。

申包...

 

观世镜2

*混合同人 春秋潮神/三国东吴

*入洛这一战没有详载,打法描述参考了柏举之战

*周尚在丹杨曲阿是私设,只知道他后来实领丹阳


“分兵——?”

孙坚关于入雒的战术几乎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甚至连总是赞成他的程普都摇起了头,“我们人本来就不多,再分兵怎么打得过徐荣?”

孙坚笑道,“碰不上徐荣,我们不走虎牢关,从广成、伊阙走。”

此话一出,更是哗然。广成、伊阙是谷道,两边峭壁入云,易守难攻,其中广成还有胡轸驻守,一旦教人发觉,都不消胡轸冲下来打,从山上推几块石头下去,前后一堵,再放把火,什么都解决了。

但孙坚坚持了观点,“你们觉得走谷道太危险,而徐荣和胡轸也会这么想,这叫...

 

潮神日常 吃错药3

*单向性转。

*没有碑刻,是我编的。虎丘婚纱一条街是真的。采芝不是卖衣服的,是卖糖的。酪渍话梅是奶油话梅。

 

这日,文种没出门,而是在家里摆弄几个药瓶,放下又拿起,满脸纠结——吃还是不吃,吃的话吃哪个?

姬光在自家院子里浇花,浇完一抬头,发现隔壁的文种还在窗边发呆。“你还真打算吃那些破药?”

药都是伯嚭炼的,千奇百怪百十来种。

“没办法啊。”,文种挠挠头,“明天是轧神仙的日子,人间会很热闹,晚上还有庙会。你知道,伯嚭最喜欢看热闹了,我得陪他下去玩。”

哦,这是打算吃个变形药乔装打扮了。姬光想了想,怂恿道,“对。人间立了不少你和我家子胥的庙,万一逛着逛着让人发现和塑像撞...

 

光伍小段子集合6

夫差病了,消息传到会稽,勾践十分高兴,“病得好!赶紧死掉!”

一边的范蠡凉嗖嗖道,“太子友可是向着伍相的。”

几日后夫差收到勾践的上表,说是要来侍疾,有些感动。

 

范蠡丢下长子自己跑路了。

勾践虽然早有疑心,但范蠡之子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原想着就算范蠡要跑也能及时发现,但不幸,还是高估了范蠡的人品。勾践气掀了桌,想了一夜后把范娃放了,反正砍掉了范蠡也不会难过,不如塞回范蠡那给他添堵。

后来范蠡见儿子成天幽幽怨怨欲言又止,烦了,骗他,“这是计。”

 

 ——————————————————————

 

沈尹戌道德洁癖,平生看许多人不顺眼...

 

姬老虎挖墙角

*原曲:《王老虎抢亲


光:挖挖挖 我挖墙角

挖得一个两米大汉

来嘛 伍卿你来做我幕僚啊

从今你我压尽春秋


伍:你少来卖乖 搅黄王僚又相逼

早些在吴市 我怎么没见你来

王僚没本事 我又怎么知你有?

一曲五块 你都没有给我


光:有有有 给 都给你

为骗王僚做权宜

好子胥 信我 做相国

我要与你共图霸业


伍:我与你兴邦 但要你杀回郢都

说好了条件 我自然全心辅佐

你要想王位 我...

 

伯子馀你到底把先王遗诏放在哪里了

*原曲是《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配合BGM食用效果更佳


埋了大王 我殉了我的七星

突然想起 我没有遗诏

我就问你 先王交代了啥?

你想了半天 你想了半天

想起来了(哦 有的)  

叫我等等(人齐了太庙讲) 

你既然有就讲啊(别啊呀)


可是伯子馀 你个杀千刀

你说那遗诏 只是口谕

你到底把我家遗诏放哪里了?

(先王让你自己挑一个公子啊)

你!到!底!把!我!家!遗!诏!放!在!哪!里!了?


先王说过 帛书早写好

夫差太笨啦 恐...

 

姬大王还魂记4

八月,夫差命人将自己做公子时的府邸修葺一新,给太子友开府用。

九月,吴国广发国书,邀各国于来年春二月观礼。


国书到达楚国后,熊轸略略一览,就将吴使打发去了驿馆,又命人将国书递给了位于下首的公子申,“兄长,你看呢?去不去?派谁去?”


公子申是熊轸的兄长,可也是当年太子建的亲弟弟。楚人立嫡不立长,自平王废蔡女,公子申一脉就成了庶出,纵然太子建去世后他年龄最长,也没有优先继承权。后来熊轸年幼继位,公子申出于国家稳定考虑,带头在大典上对年仅七岁的熊轸表示绝无二心。

那时候熊轸懵懂,听不懂公子申的话,只觉得怕——父亲死了,母亲冷冰冰地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一滴眼泪也没...

 

小镇逸事

*这个只是小段子,放一张帖子了,会更新,但不会扩写,坑多填不动_(:з」∠)_

*武侠AU


伯嚭是个卖情报的,也做联络杀手一条龙服务。因此成了黑锅帝,但凡自己寻仇又不想承认的,通通把锅甩给了他。坊间传说他面目可憎、阴险毒辣,文种第一次下山游历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

坊间又传说天下第一杀手是个漂亮妹子,性情泼辣。其实杀手专诸是个沉默的烤鱼店老板,老婆漂亮泼辣。

专诸隔壁是卖剑的姬光, 前·魔教教主,和专诸是酒友。

申包胥是镇上唯一一家医馆的坐堂大夫,经常对病人怒其不争,要喷人,如果对方来硬的,他就哭。但其实真动手的话他也会赢。这么臭的脾气医馆都没倒,据说是因...

 

落难记3

这小黄文上回说道,白大人舍不得杀翁氏,反而去调查翁氏的难处,却发现翁氏尚有一从母姓的妹妹郑氏留居在越国。

这一回,白大人深入调查,得知原来是越王软禁了郑氏,直逼得翁氏替他卖命。


评论区反应比较分裂。

甜瞎!以及越王不要脸!

楼上说得对!

→_→我怎么觉得这么玛丽苏呢?越王这种发展女间谍的方式也不怕对方随时反水?

就是啊,再说绕那么大圈子,还不如直接培养正规军。逻辑死。

要什么逻辑?这本来就是篇小黄文啊!

……大概,要么,翁氏实在天赋异禀,不用可惜?

楼上不用给作者菌洗地了,就是苏了。

只有我的关注点长歪了吗?我觉得作者菌断更半月回来后文风微妙地变了呢,有种恋...